Category Archives: Dream & Chatter

24 Hours

昨夜奇幻梦境:

在第一层梦境里我姻缘际会的得到了一块新表,我并不知道表的作用,后来发现是一块神奇的表 . 我带着它去看了一场很挺奇怪的电影。

第二第三层梦境不断有进出

第一幕:第三层梦境中 我发现自己在一个石壁洞穴下醒来 周围空无一人 我惊讶的看到外面右边的石壁上刻满了巨幅雕像 人或坲像整齐排列 我拿出手机偷偷的拍了周围的东西 不一会儿发现洞穴不远处开始有老虎游走很快有其他动物 心里担心发现被吃掉 捂着嘴屏住呼吸看着他们从跟前经过

第二幕: 第三层梦境 我在一个山顶宫殿里与国王争吵后推门而出 在下山的盘旋道上被士兵围堵 我纵身一跃抓住了中间直通谷地的两根绳索快速下滑逃生 在接近谷地时绳索搅在一起 最后不得不跳向谷底 生怕被谷底搜寻 遂开始在谷地游走

第三木 第二层梦 第三层梦中醒来发现在梦中的照片竟然都在自己手机里 把每一张照片都认真看了一遍 无比诧异不能理解 但兴奋的发现了什么似的 那只手表是24小时再倒计时

第四幕 我是一个瘦弱满身是病的脸上画满图案的小孩 是少数族裔专职举行某种祭祀活动的 可是我像个诅咒每次和我搭档的小女孩都会死 我恳请部族放了我 但我被捆在凳子上 后有一个小男孩解救了我 可是我有腿疾无法快步而行

第五幕 巷子里打起了枪战 我成了切格瓦拉 脸上涂着深色 在巷子里与另一波火拼后离去 第五幕 我又在第一幕的谷地醒来 只是这次老虎就在身旁匍匐着 我故作淡定的教老虎挥手问好等动作 被老虎添了下时生怕被一口撕裂喉咙 后来和老虎成了朋友 在谷地大胆行走

第六幕 回到第一层梦境 我在一个酒吧 发现电子手表在最后两分钟倒计时 显示手表两分钟后永久性屏幕失效 我在我勒个去的匆忙中翻照裤兜里的手表或者其他东西试图挽救 无法找到我想找的东西 最后倒计时结束 屏幕暗黑

第七幕:我在现实中醒来 所有的故事 终究梦一场  

p.s. 这么连贯的梦,设计一个故事的主线后,改编加工后都可以写个小故事了.

渐行渐远

中秋, 终于又到家了.

半个小时就从大唐开到了家. 虽然回国第二天就梦到回到故乡,不过这次却过于匆匆.

村里还是如预料的只有几个人而已,这并不奇怪,大多数人都不在长年居住于此,都在城里买房,住进了城里,只有几个老人还留守者这个山村。想必如果入夜了,这村庄会更加的寂寞。

家里一直没有人住,门口都是枯枝落叶,只有年迈的奶奶偶尔过来帮助清理一下.

房门都有些生锈,差点开不进去,房间里的凳子等都被盖着。

真的是离家越来越远了,远的只有在梦里或者他乡思念了

真的走到门口,看到自己终究是无法回来的样子 也会有所感慨

其实现在反倒更加的郁郁葱葱了,到处都长满了树,连道路两旁都是树木和小野花盛开

只是每年就这样匆忙的路过,终究我已经越来越不属于这里,或许有一天,会离的更加的遥远

都来不及翻一翻以往的旧照片,便被催促着赶回大唐中秋晚餐

每每回到这家 都会被往事缠绕

有时候记忆太重 未必是好

MBA Life Update-2014-03-01- Dream

最近好久木有更新博客了,都在微信上快速而短暂的记载了自己的一些事情,有些冷落了博客. 可是其实这里才是家,才能不断的保持自己的事情和经历。谁知道微信能够活几年,而自己在微信记录的所有内容是不是也会随着微信的消亡而消失了。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不可能把微信上的内容都复制到博客或者其他社交平台的,用一个社交平平台就留那些信息在平台上,换一个社交平台便重新再创建一份。其实这也是我之前一直考虑的社交平台的公用性分享性与个人信息独立私人留存性的冲突。或许将来会有更好的解决方式吧.

最近两个月其实事情格外的多. 个人感情,生活,学习与工作都在不停的往前推进,也在不同层面遇到了各种问题. 记录一下,权当以后的回忆.

一, 梦境. 摘自webchat

2014.1.19

一夜梦又无数 梦到爸爸妈妈和亲朋好友 梦到了青山环抱的家 一会和妈妈在抱怨为何小舅在我家门前建了个大房子会挡住视线也挡住家门的路 一会梦见妈叫我去看门前池塘边的小花 却已被人摘走 一会梦里发现青山不再 绿水不流 焦黄的山地残留零星的树木  家孤零零的在山脊 一会梦到自己又想去爬山 或许想家了 他们都开心的准备在家过年了 而卧长这么大 第一次缺席

2014.1.21

1, 梦到和十岁前的小伙伴爬树摘邻居家的沙梨,还真是沙梨,妹的,梦里一直在洗梨子里的沙子!

2014.2.5

周一晚上 梦到了自己在梦里哭泣 或许压力太大了 白天抱头痛哭或者找个人相拥而泣是不是都显得自己毫无抗压能力.

周二晚上梦到自己和另外一个朋友坐在一艘长长的木船中间 船头似乎有人在唱歌, 然后船沿着山路从山坡下飞驶过去,在梦里体验了过山车的感觉. 有梦到自己倒了一个大城市,在一个豪华的酒店参加聚会。却屌丝装备木穿西装,在酒店里找电梯想出门去至少买个衬衫,然后外面又开始下大雨。

2014. 2.6

昨晚梦到了在大阶梯教室上课,教授讲着讲着指向了坐在我身后的一个老人,老人像是掩藏失败似的逃出了课堂。我还发现了另一个原本不该坐在教室里上课的人。然后又梦到一个小岛,有大片的沙石地面,很多人在做游戏, 很是欢快的样子。我也走过去,不料我踏入了一片只有女人的地盘,他们似乎在庄严的跳舞,似乎在祭祀或者祷告什么. 她们警告我赶紧离开,否则阿拉(反正是什么拉)女神会惩罚我. 我心里想着阿拉不是真主么?然后只能离开,走上了一条小道.

2014.2.25

最近最神奇的梦,在梦里梦到自己在梦里做梦,还把同一个梦梦了四遍. 一,第三层梦境,前半段有些模糊了,也就是在打斗奔跑,最后一段两人护送一样积极珍贵的东西,逃进一个密室,后又被发现,密室里有一个棺,后爆炸,心里寻思这下死定了。和小伙伴在最后一秒通过密室的边门跳出去,在爆炸中我们跳在了断崖之外,海水上空,夜未明,貌似暂时选在空中慢慢的靠近海面。再待认真看海面的时候,发现海面的反面,是老家清晨,路上的一滩小水,只要跳进海面,就回到寂静无人的小路。二,第二次梦,我带领小伙伴重新返回梦境,在寻找梦的入口,最后发现是屋里灰蒙蒙的镜子可以重新进入梦境。 第三次梦,我在梦里觉得这梦太好玩了,所以用笔记下来,梦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和她讲这个梦,用她的名字拆开成梦里的两个人,边写边梦里一遍。最后发现在梦里也还是梦,女孩并不在我身边,梦里异常伤心. 第四次梦,我把两个老人带进了梦里。梦里的四次梦,差不多的故事,不同的人,不同的结局。第一次梦密室里貌似其实是悟空和八戒护送唐僧的遗体,遭妖怪追逐后躲进密室,后密室爆炸。两个老人的故事最后是在路边劳累死去,可是却在另一个世界被佛祖复活,出现画面让这一世界的亲人勿伤心。在梦里的梦里醒来很孤单和感慨,以为自己倒了现实,却发现还是在梦里。真的醒来后发现窗外是洛杉矶的骄阳,才确认自己回到了现实。但是回想梦中的故事和人,依然会有些感慨失落,感觉过了好久好久。梦里确实比现实精彩,只要本色演出.

星盘与命运

今天约了占星Child在新世界城星巴克,她是位职业星相师,以此谋生的复旦学姐。或许比她作为占星师更为出名的是那篇《自由而无用的爱情》,或许大多数复旦人都曾看过. 然而多年之前,我并不曾想到,我竟然还会亲眼见到作者,并且是以这样的方式.

话说前两周与赵羽羽聚餐,偶尔间聊起她的这位同学院的学姐,并且得知她们关系还非常不错,便当下要了手机号码,想着在自己离开祖国之前能够给“算上一卦”。Child似乎非常繁忙(当然,已占星为正业的她得一个个的帮人解读星盘),回复我在月底前似乎都没有时间,除非到时有人变更时间。我也便将此事暂时搁置. 直到昨晚临睡前临时获知今天下午她可以挪出时间给我解读下星盘,今儿便屁颠屁颠的跑来见大师了.

Continue reading 星盘与命运

我来自2013年

今晨醒来的最后一个梦.

疑似在下山的过程中看到了两个女孩,山似乎便是家乡那座山脚有个小庙,庙边有个几乎终年泛着绿色的打水潭的小山。两个女孩沿着下山的路踱步而下。

我在她们后面喊了一声“光头”,她们都回应了,朝我这边看来,并似乎透过我望到我身后。我回头看了一眼,看了姐姐和她的好姐妹梅也从山上下来。姐姐还拿着个单反对着我这个方向拍照。或许由于梦中姐姐的脸藏在镜头后面,因此我只是感官上认为她是我姐姐,但并没有”眼见”到她的摸样. 光头是我们小时候的绰号,我和娟。娟是梅的妹妹,她们姐妹都很瘦弱。我一度认为梅很漂亮,至少比娟漂亮.不过在其他人看来她的嘴长的有些老奶奶气质,说话软绵绵的嘴角一动一动。由于我姐与梅的关系很好,我便也顺理成章经常一起去她们家玩,因此我们关系都还不错。不过由于是年幼的时候,所以我和她们也始终没有结成好朋友的关系,梅和娟都是比我大,而我只是做为我姐的小跟班和她们玩在一起.

在娟身边的另个女孩子,我似乎不太记得名字了。也是我们村中或许还是与我们寿家搭点儿边关系的女孩。他们一家住在村尾寿家的一个宅院里。宅院有些老旧了,横梁却还很坚挺,只是不满尘埃。院里几乎住的都是寿氏子孙,村里最年长的几位寿氏大佬都住在那里。不过我爷爷似乎在成家之后便从他兄弟几个一起成长的屋檐下搬出了,理由是,受不了他们折腾。爷爷比较简单,搬出大宅子可以少些大家庭同个屋檐下的口角纷争。虽然搬出后新建的屋子离老宅踱步也就几分钟距离。但在这样的小山村,这几分钟的距离已经足以让他避开很多家庭战争. 爷爷的大哥,我的大爷爷,似乎也是在挺久之后再村子上头建了栋房子,把一大家子都几乎搬到了村上头。只不过似乎心从未离开过这个宅院,还时不时就经常去宅院,似乎还保留着些许的房间。而一直未曾离开宅院的便是三爷和四爷爷和五爷。四爷终身委屈,长的非常矮小,但是人非常的小巧玲珑,尤其聪明,说话就像开了机关枪一样。三爷在当时是个文化人,在他们兄弟几个之间也非常的受尊敬,也村里年轻辈人里面也比较有威严。听说他曾经当过校长,所以他身上似乎确实有些严厉的因素,看到他的笑容比较不容易. 对五爷的印象便非常的模糊而几乎没有,只是对他们家其他人的一些印象.

而这个大宅院还住着一户周姓人家.(这个具体典故如果有兴趣,估计我可以向我父辈考证一下)。而娟身边的小女孩就是周姓人家的小女儿. 长的也是非常小巧而精致,活泼而聪明. 不过她似乎并不太与我姐姐芳,梅与娟玩在一块. 总之在梦里,她们似乎玩在了一起,而且一并回头了.

然而我冲到山脚的时候却并没有与她们言语,我看到了我大舅的三个孩子在山脚的小路上在嬉闹。表妹慧与燕,还有表弟超。我蹦跶着问表弟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是2零零几年啊?”,表弟一辆欢快却迷糊的申请告诉我“现在是1995年!”。“1995年!!1995年!我告诉你们,我来自2010年,哦,不,2013年!,我来自2013年,来自未来哦!你们要记住哦!”

这就像是时光之旅一样,我回到了过去,回到了1995年,在家乡的羊肠小道上告诉我的表弟表妹,我来自未来。而此时,在身后的姐姐似乎俺下了快门,拍下了这个瞬间. 而我也在那个时候从梦中醒来,醒来在2013年的夏天的中午.

 

杂感

转眼就只剩20天了。从台湾旅行回来竟也已经也将近两个月。过去的时间里,见了见不同的朋友,回家,聚餐,打牌,打球,还又一如既往的冲动学习点初级的西班牙语入门。时光就在数不清的细碎中流失。意识到一天将逝时已近黄昏。日复一日在自然睡自然醒中都不曾擦觉飞逝而过的除了时间,还有自己无法清晰的记忆。
bb
大学同学毕业五周年聚会,来了三四桌人,呼呼哈哈三个小时,便也各自离去,终究散场。有同学发微信让我写一写近几年工作申请的心路历程,为何会如此出色和成功。我实在愧不敢当,出色与成功更是离我还很有距离。但或许我有自己的特色与价值,或许改天可以总结写下。

找了陪驾司机在上海练习开车三个小时,当是去美国开车的预热。

临行前终于勇敢的理了光头,回归从小的称号,实至名归,不过也就由着自己一月而已。

回了趟初中,看了班主任,还去她班里给小朋友讲讲。我的班主任也已不再是年轻姑娘了,皱纹开始爬上了脸。还是我热爱的初中与热心的师长,每隔些年回去看看,也从不预约,因为心怀感恩,却也不想太过正式。

去老姐家,小外甥已经长的挺壮,开始会走路了。还很给面子的喊了舅舅,不过貌似才会说话几天呢。或许明年或许后年,小朋友长的很快,还会记得我嘛?

见了太阳花,热爱家园的毛毛。全职做NGO方面的工作或许离我还远,未来也不见会全职做。眼下只是一直保持合适的距离,等待或许有机缘。聊了挺久,关于未来,人生,过去,慈善等。希望从他们身上能够汲取善的力量。

还有个坏消息,大学英语老师江静终究敌不过病魔而离去了。去年当大家都获知她重病求医的时候,都祝福她希望她能康复。或许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美丽活泼的老师就这样离去。

打包收拾,除了行李,或许还有心情吧。已经许久不写博文,原本打算写完的台湾游记至今未开始码字,更别说早些年游历,或许就随记忆模糊而自行消散么?

有时候感觉离期将近,有些惊慌,惶恐与不安。并不是对未来的恐慌。只是对离开熟悉的环境,重又踏上人生重要前路的彷徨,这种感觉有自信,有希望,有未知,有迷惘。哪种不知安身何处的漂泊感总是会伴随着我。或许我注定会一直漂泊,而何时安定,安在何处。我一直在等待启示降临。我相信会有那一天。

离程已定

昨晚终究还是从台北飞回了上海, 结束了半个月的环岛旅行. 如今坐在电脑前却依然还有置身在台湾的幻觉, 或许还是希望能够继续在那多呆呆吧. 此行虽然独自从上海出发, 不过一如却也并不孤单, 比自己预计要更热闹与欢快. 也遇到很多有趣的人与事. 或许等过些天心静些的时候, 可以把台湾行再慢慢的写一些吧,顺便把之前的一些游记在这段时间内补补全,即使很久之前的旅行已经遗忘的很多了, 至少也收收尾.

 

今早起来就给东航打电话联系兑换机票事宜, 然后下午便去威海路把机票出了. 暂时已经确定7.30号从上海浦东机场飞往美国洛杉矶. 然后又转道去上海图书馆把读者证退了,退还了100元的押金. 惭愧的是, 我只去过上图两次. 第一次三年前去办理读者证, 第二次三年后的今年去退还读者证. 真是对自己莫大的讽刺. 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 会真的去图书馆看书么还是什么原因呢? 只是自己为何三年间都没有去过离家如此近的图书馆呢?书非借不可读也, 或许对我就是不适用的. 我还是喜欢买书.

 

离7.30还有两个多月呢? 这两个多月该如何打发呢?让我这些天休息休息后再想吧. 其实可以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和准备. 千万不要又蹉跎浪费了两个月了.

 

过去一个半月接二连三的旅行, 回到休息状态有些感觉异常劳累。

这些天已修身养息, 见见朋友为主了.

Temporary Freedom

终于还是将离职时间从5.31提前到了4.30 号, 提前一个月就离开十八摸. 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这一个月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我为什么非要提前一个月离职, 而之前为何将离职时间定在5.31号. 每一个决定和行动后面终归都有一定的原因, 即使只是刹那之间的一念之差。

 

其实我也可以继续耗在IBM, 在最后这个时间段不需要认真干活, 老板其实也没有真的怎么challenge的逼迫你做什么事情, 可以继续每天住在万豪五星级酒店, 每天拿着差补, 照样拿着每个月的工资和奖金. 或许之前多呆一个月便是想着能够继续多占点公司的小便宜以补偿自己提前几个月走无法顺利拿到IBM三年十万的住房补贴费用. 可是我发现其实或许如此吃亏的并不仅仅是IBM, 最大吃亏的或许是我自己. 在我已经决定要走, 而且已经无心工作的情况下, 还继续耗下去, 是我把时间和生命浪费在了没有意义的消耗之中. 而我并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快乐与轻松, 反而是与日俱增的不安感. 如此而来, 其实是两败俱伤的双输局面, 而对我唯一有益处的是我可以多拿一个月的工资,将近和差补等. 纯粹金钱的收益并无法让我感受到内心的安定与快乐. 当这种感受每日剧增的时候, 便促使了我今天提出了提早离职的想法.

 

四五月至七八月, 其实我也没有想明白我到底要如何度过. 旅行 or 实习 ?或许我应该多征求一下前辈们的意见。

Dilemma

最近每晚睡的都挺晚, 睡前都在想一个问题:我想要什么?我接下来需要做什么?

经过2012年下半年充满目标与斗志的充实有各种大小目标的过程后, 终于在年底差不多尘埃落定后. 似乎再次陷入了目标迷失的漩涡之中. 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非常放松与优先的安排后, 发现我根本无法安心的就如此度过半年的时光, 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都市的病态心理, 不远停下脚步. 总是希望一直在前进, 一直在为前路在做好准备. 任何的停留, 哪怕一两月的休整都是感觉在耗费生命, 更何况如此的时光几乎有将近半年之久.

 

总之在经过将近一两个月的闲散度日后, 我发现我无法再继续下去, 似乎这是一种煎熬. 继续现状, 唯一让我难以割舍的似乎只有每个月的工资与差补. 可是平心而论, 我已经没有在眼下职位继续工作的热情与责任心. 有那么几天, 我都心想着, 每天耗费在日复一日的无聊之中, 换做是在长途的旅行中, 即使每天在路上做着类似的事情, 也会让自己多少感觉行在路上, 感受生活与社会的机会, 见到不同的风景, 听到不同人的故事. 而如今, 选择多几个月困兽在美丽的西子湖畔, 我却是因为贪恋我每个月鸡肋的工资.

 

我原以为这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谈一个晚几个月的离职时间. 在这期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可是事实上看上去并非如此可行. 我的两位上司在一时半会没有找到我的继任者的情况下, 我是无法将手中的工作快速的交接出去, 然后实现我做甩手掌柜的计划的. 而据来回的邮件显示, 似乎他们的耐心也在一点点消逝. 而我确实已经提前进入了慵懒的离职状态. 我希望不会与上司们在离开公司前还会有过于激烈的冲突, 哪怕只是邮件与言语的暗示方面. 或许我一时贪恋多选择了一个月的离职时间是非常不明智的. 而且会打乱自己的很多计划. 或许我也应该学习像其他同学一样, 一拿到Offer便快速离职了, 然后将此后的时间安排给找个不错的实习以及旅行.

 

所以眼下的局面其实也是自己酿成, 如果一心早走, 不贪恋工资或许也就不会存在如此的问题了.

Let me think to figure out the dilem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