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临行前

Home

有时候真不敢想象, 我真的过几天便要飞去美国了?….有种不像是自己亲身经历的感觉,像是在看人家的故事和经历,而我只是个旁观者,已或者做梦,梦醒了我便回到现实。我如此言说并不是说我对此异常兴奋,期待亦或者依然觉得幸运,自己真的能够去美国了? 而是恰恰相反,或许是已经获知自己要去美国已经将近半年了,那种兴奋和期盼的情绪早已经消散了,而是非常平静的就像自己已经属于那里一样。然而回顾过去,我还是有些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坚持着憧憬着然后迷迷糊糊走到了当下.

这是一条原本超出我自己预期的道路。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没有把出国读书作为自己人生的一项To Do List。甚至在不同的友人,同事等的建议时都几乎认定Study Abroad不是我的菜。我,一个土生土长的浙江人,应该扎根在中国,最理想的便是做个草根的创业者,不枉浙江人经商的血脉. 这才是我的宿命。可是兜兜转转,我却马上要踏上出国求学的道路,而且内心怀着American Dream。也并不排斥在美帝长久待下去,至少愿意去如此尝试. 这与我的初衷似乎有些背道而驰. 这代表着我要远离自己的家园,离开我的父母亲人和朋友,只身去闯荡和融入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

Continue reading 写在临行前

思考与行动

今天与几个朋友聚餐,最后还是如之前一般演变成多人对一人的局面.

其中一个大学好友毕业五年从未参加过工作,基本闲赋在家,以炒股及其他个人爱好以及思考人生为主,五年便如此匆匆而过. 如今由于要各奔前程,所以临前小聚. 其中一个下月初要去香港工作,一个在为明年的出国准备,而我在月底便要奔赴美利坚, 而朋友却依然在为参加何种工作而苦恼.

在过去的五年间,每每与朋友相聚,都也曾“苦口婆心”的劝说他是否考虑先工作,边工作边寻找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方向或者其他他更看重的深层次的问题. 不过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或许我们之间思考问题和看待世界的角度与思维方式有本质的不同, 每次最后都是变成了大家的小争执告终.

毕竟大学毕业已经五年了,在过去的五年中,朋友的职场经验几乎为零,如今找一份称心的工作边也更加的困难.而他也未必能够十分明确或者相对明确的知道自己希望做啥. 他能够给出的答复几乎都是很含糊的信息。比如希望能够多跟人打交道,希望能够有些变通性的工作而不是很死板的工作,比如他喜欢做些信息搜集的工作,为某个项目或某个主题去寻找和核对各种信息等. 而每当我们劝说他要先做下,边做边摸索寻找的时候,他总是申明必须要想清楚之后才能够决定.

Continue reading 思考与行动

星盘与命运

今天约了占星Child在新世界城星巴克,她是位职业星相师,以此谋生的复旦学姐。或许比她作为占星师更为出名的是那篇《自由而无用的爱情》,或许大多数复旦人都曾看过. 然而多年之前,我并不曾想到,我竟然还会亲眼见到作者,并且是以这样的方式.

话说前两周与赵羽羽聚餐,偶尔间聊起她的这位同学院的学姐,并且得知她们关系还非常不错,便当下要了手机号码,想着在自己离开祖国之前能够给“算上一卦”。Child似乎非常繁忙(当然,已占星为正业的她得一个个的帮人解读星盘),回复我在月底前似乎都没有时间,除非到时有人变更时间。我也便将此事暂时搁置. 直到昨晚临睡前临时获知今天下午她可以挪出时间给我解读下星盘,今儿便屁颠屁颠的跑来见大师了.

Continue reading 星盘与命运

我来自2013年

今晨醒来的最后一个梦.

疑似在下山的过程中看到了两个女孩,山似乎便是家乡那座山脚有个小庙,庙边有个几乎终年泛着绿色的打水潭的小山。两个女孩沿着下山的路踱步而下。

我在她们后面喊了一声“光头”,她们都回应了,朝我这边看来,并似乎透过我望到我身后。我回头看了一眼,看了姐姐和她的好姐妹梅也从山上下来。姐姐还拿着个单反对着我这个方向拍照。或许由于梦中姐姐的脸藏在镜头后面,因此我只是感官上认为她是我姐姐,但并没有”眼见”到她的摸样. 光头是我们小时候的绰号,我和娟。娟是梅的妹妹,她们姐妹都很瘦弱。我一度认为梅很漂亮,至少比娟漂亮.不过在其他人看来她的嘴长的有些老奶奶气质,说话软绵绵的嘴角一动一动。由于我姐与梅的关系很好,我便也顺理成章经常一起去她们家玩,因此我们关系都还不错。不过由于是年幼的时候,所以我和她们也始终没有结成好朋友的关系,梅和娟都是比我大,而我只是做为我姐的小跟班和她们玩在一起.

在娟身边的另个女孩子,我似乎不太记得名字了。也是我们村中或许还是与我们寿家搭点儿边关系的女孩。他们一家住在村尾寿家的一个宅院里。宅院有些老旧了,横梁却还很坚挺,只是不满尘埃。院里几乎住的都是寿氏子孙,村里最年长的几位寿氏大佬都住在那里。不过我爷爷似乎在成家之后便从他兄弟几个一起成长的屋檐下搬出了,理由是,受不了他们折腾。爷爷比较简单,搬出大宅子可以少些大家庭同个屋檐下的口角纷争。虽然搬出后新建的屋子离老宅踱步也就几分钟距离。但在这样的小山村,这几分钟的距离已经足以让他避开很多家庭战争. 爷爷的大哥,我的大爷爷,似乎也是在挺久之后再村子上头建了栋房子,把一大家子都几乎搬到了村上头。只不过似乎心从未离开过这个宅院,还时不时就经常去宅院,似乎还保留着些许的房间。而一直未曾离开宅院的便是三爷和四爷爷和五爷。四爷终身委屈,长的非常矮小,但是人非常的小巧玲珑,尤其聪明,说话就像开了机关枪一样。三爷在当时是个文化人,在他们兄弟几个之间也非常的受尊敬,也村里年轻辈人里面也比较有威严。听说他曾经当过校长,所以他身上似乎确实有些严厉的因素,看到他的笑容比较不容易. 对五爷的印象便非常的模糊而几乎没有,只是对他们家其他人的一些印象.

而这个大宅院还住着一户周姓人家.(这个具体典故如果有兴趣,估计我可以向我父辈考证一下)。而娟身边的小女孩就是周姓人家的小女儿. 长的也是非常小巧而精致,活泼而聪明. 不过她似乎并不太与我姐姐芳,梅与娟玩在一块. 总之在梦里,她们似乎玩在了一起,而且一并回头了.

然而我冲到山脚的时候却并没有与她们言语,我看到了我大舅的三个孩子在山脚的小路上在嬉闹。表妹慧与燕,还有表弟超。我蹦跶着问表弟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是2零零几年啊?”,表弟一辆欢快却迷糊的申请告诉我“现在是1995年!”。“1995年!!1995年!我告诉你们,我来自2010年,哦,不,2013年!,我来自2013年,来自未来哦!你们要记住哦!”

这就像是时光之旅一样,我回到了过去,回到了1995年,在家乡的羊肠小道上告诉我的表弟表妹,我来自未来。而此时,在身后的姐姐似乎俺下了快门,拍下了这个瞬间. 而我也在那个时候从梦中醒来,醒来在2013年的夏天的中午.

 

职业测试

今天做了入学前的职业测试, 在一个careerleader的网站。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适合自己的职业,这个职业测试的网站认为通过了解一个人的兴趣(interests),驱动因素(motivators)与能力(skills),可以在长期来说确保在正确的职业track上面. 并通过interests, motivators and skills 方面来给出一个career match与 culture match.

花了挺多时间完成了关于个人interests, motivator and skills方面的问卷调查,将近有几百个问题. 可以给自己在这三方面有个大致的评估。虽然只是个职业测试,但是或许从快速的回答这么多问题的结论中至少从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出自己在职业选择与发展上面的一些倾向与适合度吧. 就我个人来说也确实有几个值得参考的结果,可以作为自己今后长期职业发展规划与坚持的方向与选择.

My Interests

Your unique interest pattern is the most important factor in determining the right choice for your career. It’s also highly stable, even over the course of your lifetime.

从个人兴趣方面的测试,在考量的8个在商业以及其他组织中最核心的要素里,排名最高并表位personal high的是Enterprise Control 与Coaching and Mentoring. 排名最后的两个是Quantitative Analysis与Creative Production,说明自己个人兴趣上其实并不喜欢数理分析类以及与大家brainstorming ideas 关于产品与服务等方面.

报告说职业发展与个人核心兴趣是否吻合是对个人在工作中是否成功与满足的最好的预测因子。从Enterprise control方面来说,报告认为我喜欢设定战略并看到它被很好的执行。但是报告同时指出,关于Enterprise Control有强烈的愿望会在职业之初显的不那么的有耐心,因为此时自己正处与证明自己有能力掌舵的阶段. 如果遇到挫折与沮丧,要克制过早的转移到另一个公司的诱惑。缺乏耐心又可能会阻挡自己职业的成功。

Coaching and Mentoring方面,报告认为我 enjoy developing relationships — and people — and view this as an integral part of business work. 并认为相对于具体的目标,我更关注关系本身,并且主要侧重于个人关系(individual)的建立,而并非与组织关系(group)的建立。因此说明我并不想成为一个counselor,而在与在工作环境中帮助他人在工作中充分发挥他们的潜能.

Continue reading 职业测试

杂感

转眼就只剩20天了。从台湾旅行回来竟也已经也将近两个月。过去的时间里,见了见不同的朋友,回家,聚餐,打牌,打球,还又一如既往的冲动学习点初级的西班牙语入门。时光就在数不清的细碎中流失。意识到一天将逝时已近黄昏。日复一日在自然睡自然醒中都不曾擦觉飞逝而过的除了时间,还有自己无法清晰的记忆。
bb
大学同学毕业五周年聚会,来了三四桌人,呼呼哈哈三个小时,便也各自离去,终究散场。有同学发微信让我写一写近几年工作申请的心路历程,为何会如此出色和成功。我实在愧不敢当,出色与成功更是离我还很有距离。但或许我有自己的特色与价值,或许改天可以总结写下。

找了陪驾司机在上海练习开车三个小时,当是去美国开车的预热。

临行前终于勇敢的理了光头,回归从小的称号,实至名归,不过也就由着自己一月而已。

回了趟初中,看了班主任,还去她班里给小朋友讲讲。我的班主任也已不再是年轻姑娘了,皱纹开始爬上了脸。还是我热爱的初中与热心的师长,每隔些年回去看看,也从不预约,因为心怀感恩,却也不想太过正式。

去老姐家,小外甥已经长的挺壮,开始会走路了。还很给面子的喊了舅舅,不过貌似才会说话几天呢。或许明年或许后年,小朋友长的很快,还会记得我嘛?

见了太阳花,热爱家园的毛毛。全职做NGO方面的工作或许离我还远,未来也不见会全职做。眼下只是一直保持合适的距离,等待或许有机缘。聊了挺久,关于未来,人生,过去,慈善等。希望从他们身上能够汲取善的力量。

还有个坏消息,大学英语老师江静终究敌不过病魔而离去了。去年当大家都获知她重病求医的时候,都祝福她希望她能康复。或许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美丽活泼的老师就这样离去。

打包收拾,除了行李,或许还有心情吧。已经许久不写博文,原本打算写完的台湾游记至今未开始码字,更别说早些年游历,或许就随记忆模糊而自行消散么?

有时候感觉离期将近,有些惊慌,惶恐与不安。并不是对未来的恐慌。只是对离开熟悉的环境,重又踏上人生重要前路的彷徨,这种感觉有自信,有希望,有未知,有迷惘。哪种不知安身何处的漂泊感总是会伴随着我。或许我注定会一直漂泊,而何时安定,安在何处。我一直在等待启示降临。我相信会有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