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挂了

估计是前两天在杭州吃错东西了,万豪酒店边上基本没有吃的地方,只有一家大鱼铁板烧,于是某天中午中饭去吃了,吃了扇贝. 当晚又有人过来一起吃饭,然后又去了铁板烧,又吃了扇贝和生蚝(且只喝了几杯啤酒),次日周五中午有同事过来一起吃饭,又在那吃了扇贝.

然后周五下午两点多,打了车去了余杭见了个客户,见完后有跑去余杭汽车站,搭乘汽车去嘉兴见好朋友. 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坐这种中小城市破破烂烂的小巴士了,其实以前小时候坐的挺多的,也没有太像样的干净整洁的汽车. 一上中巴闻到那股熏熏的气味,我就差不多要吐了,就像小时候一样,每次闻到那股汽车的味道我就晕车,就会开始吐. 我该是有多久没有坐这样的汽车了。整个汽车就我一个人西装领带皮鞋的,感觉自己特别的奇怪和装逼. 在车上摇摇晃晃的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才到了嘉兴客运中心。天早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雨,空气也挺阴凉的,我又拖着行李箱在偏远的工业区找了好一会才找到朋友公司.

晚上在棒约翰吃了晚饭,很久没见面了,少不了聊了许多,滔滔不绝的,似乎想把这么久来没有说的都一次性说完. 朋友说我做着我擅长却不喜欢的工作。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的工作生活是自己擅长还是喜欢,反正就稀里糊涂的走着,即使有些隐隐觉得不太对劲还是一直走着,或许哪天醍醐灌顶了,便会抛开迷糊,看到康庄大道了.

晚上又塔城8:40的动车回到上海虹桥,在虹桥火车站排队拍了N久。

经过分析反思,估计就是扇贝和生蚝以及一下午到晚上的奔波导致了身体不适。如今头晕乎乎,有点微热,但是肚子及其不舒服.

今天下午2点多才勉强起床去吃了点东西. 晚上舟舟来上海所以聚餐,来了13个人,还联系上了一个消失两三年的娃. 滴酒未沾,也吃的很少.

可是回家的时候,冷风一吹,走到二楼的时候便吐了. 身体有些爆弱啊. 真的该去中医院看看,调理下了.

2010-9-24:Bhulbhule to Chyamche/Jagat

Start:Bhulbhule 840M

Destination:Chyamche 1430M / Jagat 1300 M

IMG_5161

 

早上七点,溪水涌动清晰而明亮的声音把我们从睡梦中唤醒。清早从山间醒来,空气是如此的清新而提神,空气中都涌动着一股让肌肤跳跃的因子.有些潮湿,或许是昨夜有些下雨的缘故,清早的露珠爬满小草,枝桠。

IMG_1066IMG_1067 

 

简单的在旅馆吃了点早饭,在7:30左右边拿起行囊开始正式的徒步之行. 原计划今天的终点歇脚点位海拔1430米的Chyamche.

今天开始步行进山,开始连续很多天很多天的苍绿的景色,路上有泥草的芬芳与各种谈笑风声. 上午大家都还兴致盎然,劲头十足的大步流星的往目标迈进,在青山绿草的陪伴下,不觉又丝毫的劳累与困顿.一路的行程基本沿着河道往上海拔一点点提高.或许是雨后的缘故,河水很是汹涌,且河水的颜色基本是泥灰色,到后面才发现或许是上游另一侧在开山修路的关于,凿山开路的泥灰等都流落在河水里,河水也变的如一条水泥带,在这周遭一片赏心悦目的青绿背景下,灰白奔腾的河道显的尤其的沧桑有力,独有一番风味.

IMG_5178

@过小溪啦

 IMG_5212  

@俺们的背夫,现在只记得塔帕,小黑了,其他三位名字也有些记不清了.

IMG_5217

@对面貌似在不修路,白色的地方塌方了..

 

中午11:30左右,我们抵达了Bahundanda,海拔1310米。在这里喝了味道独特的柠檬水,挺是特别,与之前喝过的有很大差异.

IMG_5209

路上遇到了两位姑娘,国际驴友来自英国与加拿大,计划用一年时间来游玩,此前在日本游玩,如今在尼泊尔徒步完后便计划取道去印度,在神奇的阿三国度系数浏览一番,便各自回家。有些羡慕人家的天马行空般的人生,似乎想去哪便可以去哪,想玩多久便可以玩多久,不用考虑工作,不用考虑请假与毛主席够不够用.

 

IMG_5172

在Bahundanda喝了点东西,吃了些自带的干粮后我们便又上路,路上遇到骡子队,还有对山羊在斗角,看到最多的便是悠闲自得的走来走去的鸡.后来才明白,我们一路吃的最都的便是鸡蛋了,各种各样的菜里都可以加入鸡蛋,唯独吃不到鸡肉. 看来尼泊尔人民还是挺明白杀鸡取卵是很不明知的经济行为.

IMG_5188IMG_5190

IMG_5180IMG_5165

@又遇到贪睡的狗狗….是不是海拔太高了,狗狗都晕乎乎没事就睡觉

 

IMG_5232

@Eco Home

傍晚五点样子抵达Jagat,一下午基本海拔上上下下没有太大的跳升.住宿Eco Home.一间蓝白色调的Hotel. 房间费50R/Room,顺便说句,可乐也要50R。一瓶可乐的价格等同于一间标间一晚的住宿费,或许开始还是挺不明白的,这买卖为什么是如此。

历经了一天的徒步,他们说第一天总是最累的,双脚还没有适应高强度的运动.尤其下午感觉有些劳累,越到后面越是疲惫的感觉袭来.抵达Hotel的时候基本已经是崩溃状,急需找个地方歇脚休息.食欲不振,晚餐只点了鸡肉炒饭(估计是鸡肉里吧,没找出几粒鸡肉)还要了点咖喱土豆.

晚上早早的便睡下了,或许真是疲惫了,一到床上便想着沉沉睡去了。

临睡时发现自己有些透热,稍感不适. 或许是身体的预警,果不其然.

IMG_5176

@路上遇到的小女孩,好可爱

IMG_5226

@直接在路上织布,边上还有只老母鸡

 

2010.9.24 @ Jagat

出发-安娜普尔娜

出发前一晚,中秋节. 傍晚与Richard从杜巴广场回住宿的路上捡到成都美女一枚,在异国他乡或许便是有聊的挺多,此后三人便一起吃了中秋聚餐.夜晚一同闲逛与加都各街道,瞎逛+瞎聊. 听了她如何从成都一路过来的经历,留了手机号与QQ好,不过她在旅行中并不开通手机,行程也与我们迥异,故事便留到了后面.

中秋次日清早七点,我们便起床,昨天联系好的背夫准时的来到旅馆接我们一同前往汽车站。加都的路基本无法辨认,唯有靠记忆,根本没有过于明显的路名。不过所幸地方不大,之后来来回回晃过几次之后,基本可以大概定位自己所在位置。只是早上起床出门的时候跟着背夫,还是一路在小巷里转来转去比较迷失.

所谓的汽车站,实在也就是在出发的马路边停靠的几辆汽车,若是没有汽车停与此,这便是一条极其普通的稍微宽敞点的马路而已,与车站没有丝毫的关系.

IMG_5101

@我们此行的中巴车

 

我们的汽车是辆花花绿绿的中巴,大概能塞个二十个人左右吧,或许每年同一时间从加都出发去安娜普尔娜的人数也就如此而已,毕竟虽然尼泊尔是闻名世界的徒步者天堂,这天堂确实也有些遥远,一般人似乎也不会费这番周折来到此处徒步.

IMG_5105

@加都清早路过的美丽女孩

 

汽车准时在8点从加都出发,发车未多久,似乎便进入了山区,我说的山区便是山区丛林般的只见树木与山林。在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上不知晃了几个小时,感觉便是此生以来连续的环山道路经过最多的地方。没多久更是进入了满山的晨雾之中,或许是山林湿气重的缘故,都将近十点了,依然是满山的迷糊,不散去,盘绕在山体的中下,让人感觉有些飘渺仙境的错觉. 没多时,我们也便驶入了这团仙境般的迷雾之中。

盘山小路一直到中午也没有消停,我们便停车在一个餐馆用餐,餐馆叫Blue Heaven,挺有意思的一个名字. 餐馆前面便是蜿蜒曲折的一条河,不大不小,算不上小溪也够不上大江大河。有些微微的细雨迷蒙,或许雨之将至.我们简单的点了一些当地的食物,我点了一个尼泊尔蔬菜套餐,已经大致能预想到它的模样,所幸并不是非常讨厌。

IMG_1062

@Blue Heaven的小单据

 

IMG_5111

@在此间驱车却也是另有一番滋味

 

吃完午餐,继续前行,今天的目的地:Bhulbhule.布鲁布鲁么?下午开始漂起了雨,雨势有些越来越大的趋势,汽车一路开的异常惊险,沿着河道升升降降,河水也汹涌异常,外加已经大雨磅礴了。当我们到达Besi Shaha的时候雨势已经开始倾盆而下.司机不得不停下暂时休息了下,与当地的人在那闲聊,大致是能否今天抵达Bhulbhule之类的,因为中间还要过几个河道,而后面才明白河道上的小桥根本无法驱车而过,而是要直接横跨河道而驶。看着司机一直在那愁眉不展,一会看看雨天. 我们都挺担心如果雨势继续如此的话,不得不做好住在Besi Shaha的准备.

 

IMG_5124

@幸好雨势减少,我们方才能继续前行

 

所幸雨势后有减弱的趋势,司机把烟抿了便让我们大伙上车,继续前行. 果然从Besishaha到Bhulbhule的道路最是险恶,非常狭窄,基本都是石子破路,坑坑洼洼,在一场大雨后更是难行,汽车一路走在摇摇晃晃的避开一些大坑洼的地方.更有部分河道损坏冲断了原本的狭窄的道路。司机下车在河道便仔细考量了一番,回到汽车上便直接冲着河道驶去,在汹涌的河道间,在那些大大小小坑坑洼洼的河道里竟然硬是摇摇晃晃的找寻出一条路。车上的老外看着如此情形,都请不住在胸前开始画十字架祈祷了。不过确实,如果河水更汹涌把小中巴给冲到了,估计一出严重的交通事故不可避免了.

IMG_5117

@在这样的山路错车还是挺麻烦的,尤其车子一多的情况下.

IMG_5127

@司机很牛的踩着油门就冲过去…

 

我坐在窗边,看着汽车摇摇摆摆的,心中也不免有些惊慌。如此行车,真是人生第一所见. 过了河道之后,大家都大大的松了口气,后面的路难走,至少危险系数下降了许多,而且雨势也慢慢的减少了。

后面的道路便的有些泥泞与狭窄,快到Bhulbhule的时候汽车便停了,小路狭窄到无法再继续往前行驶.我们便在半路把行李都从车上卸了下来,没人背着自己的行囊,开始漫步前往Bhulbhule,而此刻,前方半山腰还依然有薄雾悬挂. 一路前行,都没有注意我们的中巴汽车是如何转向回去的.

IMG_5134

@前方便是Bhulbhule了,我们需要步行了

 

下得车来,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雨后的空气更是夹杂着泥土香的芬芳,不经有些神清气爽的感觉. 安娜普尔娜群上,我们开始真正踏上了徒步之路了,双脚踩在尼泊尔山区的泥土里,周围是满眼青绿的景象. 这便是我喜爱的地方,便是我有归属感的青山绿水.

到Bhulbhule前要过一个检查站,这便是进入APAC Check站点,是进入安娜普尔娜群山徒步的Entry Point. 在下午四点的时候我们终于抵达了这里。过了站点,跨过河边长长的铁索桥便来到Bhulbhule了。恕我见识短浅,这是我自己走过的最长的铁索桥.桥下便是汹涌而过的河流,而未来的几乎每一天,我们徒步之行都将是沿着这条河流而上,每一天都在她身边醒来,沿路欣赏她不同侧面的美,每一天走累的时候都将在她的身边躺下休息,静静的在夜里倾听她蜿蜒而过的美妙.

IMG_5160IMG_5149

第一晚,我们入住在Bhulbhule河边的小旅社里,250R/Room,我们要了两间双人间以及两间三人间,刚好能够塞下我们一行八人.

晚上七点,饥肠辘辘的我们终于可以在餐馆小吃一顿,经过一天的奔波,任何事物吃起来都是如此的美味. 晚上开始沿路第一场大怪路子,打的不亦乐乎。还遇到了两个从瑞典来的女孩,在医院的护士.

晚上睡的甚是香甜,虽然住宿条件也就一般.不过窗外便是奔腾的河流,在静静的夜里,河流的奔腾听的分外清晰,突然有种很安定的感觉,依山傍水,铁索桥,山脚的河流,我就像又回到大山环抱的孩子,静静的沉沉的睡去了.        IMG_5140 

@话说这是我的经典Pose么哈哈

 

 

2010.9.23

Shift

新的一年,以高烧一周开场。

如此便算是已经在杭州上班了吧,只是目前似乎还是没有locate在杭州的感角.

未来可预见的一些时日里,应该便是周日/一前往杭州,周五/六返回上海,如此便是出差而已.

或许还是假象的依然生活在上海这个城市,不明白,到底有什么才是你不原意彻底离开这个城市的原因.

还是仅仅因为你只是习惯与此,习惯于在喧嚣的城市独自一人静默与此,偶尔出去与朋友聚聚会.

只是终于还是从此地慢慢Shift往彼处的趋势,既然是Shift,或许便也是慢慢迁移的过程.

不在一时一刻,在与人与心的慢慢的潜移默化的习惯于另一处的风景与生活.

2012就像一处舞台剧,一觉醒来此地彼处皆是戏剧般的事情在不断的上演.

这些事,离自己生活如此遥远,确实依然会热切的关注,所谓大势所趋。

只是很多事情都是有些狗血的感觉,看客们只是站在远处观望这一出出的跌宕起伏

或许叫好,或许缄默,都是接受剧情发展的看客,不会丝毫有影响剧本的能耐.

2012

希望新风景会有新的遇见.

遇见新的自己.

高烧

过完年从老家返回上海的夜里发烧,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的恢复.

此乃人生至今发烧时间算长的一次了,而且高烧难退.

最高是第一天挂点滴后半夜一点,测得39.8,乃人生第二高温度了

记得只有小学四年级是发烧到40.5°才能与之一拼了.

本次挂水将近四天,也是估计发烧挂水算是比较长时间的了..

一般情况下,感冒发烧,就吃个药,喝喝水,在被窝躺着闷出一身汗了事

过些时日也就恢复了。不过这次自己预感熬不过高烧了,自己屁颠屁颠的跑去华山医院挂点滴

目前烧是退了,咽喉脓是化了,还是有些疼痛,估计还有些肿胀吧。

只是奇怪的是,或许是发烧也很耗体力呀,最近几日昏沉沉的,头总是晕乎乎的想睡觉.

或是之前已是比较劳累,回家一直衣服穿的少,憋了如此久的寒气,瞬间爆发了,酿成如此高烧。

免疫力也没有以前好,身体着实不经冻了,还是得自己注意修养了,这两天要多休息方才好.

希望早日完全康复,活蹦乱跳

毕竟几乎一周都没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