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芽庄(三)

_MG_0200

日出@牙庄

 

第二天凌晨,在清晨半梦半醒之间便听到门口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有人喊了句’“起床了,我们看日出去了”,便只留给我一串快步小楼的脚步声. 我便晓得自己估摸着又有点睡过头了,若不是她们敲门叫醒我或许我还一直睡着.

拉开窗帘看着窗外天际已经有点微微的发亮,便顾不得洗脸刷牙,直接穿着短裤套了件外套冲出了房间。朝海边奔去,生怕错过了迷人的日出。而此时街头看不到一个人影,海边也只有我们寥寥几人。早晨海风透过单薄的外套吹在身上还依然觉得有些清凉,只能紧紧的先拽好外套以免感冒.

_MG_0209

_MG_0247

_MG_0203

天渐渐的变的有些微微泛红,那些漂浮勾勒的云彩呈现出的色彩越发的迷人。早已经忘记那些曾经描绘日出绚丽的辞藻,只是感觉眼前的景象是如此深深吸引着站在晨光中的自己,一时间竟然有些出神的望着这迷人的精致.或许此前也未曾认真的看过一次日出,更没有清晨守候在海边等待着天空被染成绚丽颜色的经历,总是一惊一乍的看着或许是如此稀松平常的景象。

Continue reading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芽庄(三)

不安定

心里有些不安定,总觉得恍恍惚惚,很多事情设想的很美好,可是现实却总是如此纠结.

静不下心,看不进书,许久都没有认真的翻过丢弃一旁的书了.

照理工作生活已较之前忙碌和充实很多了,为何依然如此患得患失.

已经习惯来回奔波独自出差,斡旋着推进但依然有无力和无助感的时候.

连一贯喜欢的流水账也写的越来越乏味,那些拖欠的游记或者真的无法再续

 

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认真反思过工作生活的状况了,没有关照过自己的内心

总以为换了工作,繁忙的工作挤压掉原本无聊而闲暇的时候便会好很多..

可是有时候细细想来,或许情况也未曾有所变好,只是逃避着直面现实

有时候依然还是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按如今的道路一直走下去

还是在适当的拐角重新在思考对自己的定位,总是需要一路摸索前行的.

 

 

又是双鱼幽怨的夜晚

D1:成都-拉萨-加德满都 (续)

当天刚好是尼泊尔全国的第二大节日因陀罗节,下午和旅行社谈好关于安娜普尔娜徒步的相关事宜后,我便和Richard两人往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走去.

IMG_5010

@路上偶遇偷拍的苦行僧

IMG_5089

@神牛当道,尼泊尔

 

Richard似乎对因陀罗节期待已久,毕竟他已经在加都待了将近一周了,或许关于这个节日的期待与刚下飞机踏上尼泊尔土地的我们截然不同,我们连在尼泊尔的方向与街道都异常的陌生,如何有时间与心情去关注这样的节日,更加不知道这样节日在尼泊尔的重要性.

Continue reading D1:成都-拉萨-加德满都 (续)

兄弟

临睡前,发小的兄弟简单聊了几句.

不久前似乎陷入爱情不久的他还在规劝我应该找个女朋友

而今天却开始羡慕起我逍遥自在的独自生活..

是不是很多感情一旦进阶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便开始褪下爱情美丽的外表

即使签名档I Only care about you,还是无法跨过一栋房子的距离

 

下线的时候,兄弟突然说:

我觉得我们要保持联系,从小的关系不能淡了.

看你跟你大学高中同学可能联系,想想都吃醋

其实心里还是由你的,每次跟人家说起来

最好的朋友在上海

我这个人也不是那样会主动联系的.

而且工作又那么忙,自己的事情又这么烦

一个人,工作轻松的话也可以经常去找你玩

这个社会活的太累了.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有些异常的感动与感伤

其实如其所言,他确实不是个善于经常表露情感的人

总觉得他是家教甚严,正儿八经而且异常理智的人

在我的印象中,他便是将来好男人的典型代表

有时候从他父亲的言行举止与待人接物中我似乎都能看到他往后岁月的模样

只是无奈每个人都会遇到各自的烦恼,几乎无人能够幸免.

 

只是听得他如此一说,异常伤感。

自己也是如此,长久来未曾会联系心中挂念的朋友

总是在自己的各种烦琐事情中忽略了一个个的闪念

把所有的精力与时间聚集在自己蝇营狗苟的追寻中

只会在每次触动内心的时候才会发现有些歉疚

那些曾经伴我走过快乐童年,伴随我成长的朋友们

其实一直所有记挂着,只是或许从没有好生的去处理

这样因为地域亦或者渐行渐远的感情与友谊.

 

或许人越长大,变得坚强,却也变得更加脆弱.

D1:成都-拉萨-加德满都

早上五点多,还畅游梦境便被隐约的催促声拉回现实世界,多么挣扎而短暂的梦.极度不情愿的起床,收拾行李,到楼下集合的时候还两眼发呆,靠着大背包站着也不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怕是一坐下又迷糊的睡将过去.

 

五点多的时候,车子行驶在成都街头,几乎看不到几辆交错的车子。如果成都的交通路标是正常使用的话,我很惊讶我们的司机缘何在宽敞的马路上高速逆向行驶.不过我已经懒得思考这个问题便在车上处于半昏迷状态了.

 

7:40的飞机还是晚点了将近一个小时在8:30起飞,前往尼泊尔加德满都机场,中途经停拉萨.在飞机靠近拉萨的时候,透过窗户看到外面整片整片苍黄的高原,几乎没有任何的植被。裸露的山脊在阳光下显得经络分明,干练而苍凉. 不过我很喜欢如此广阔无垠荒凉的景象,有时候我会想象自己有一天独自走在一片荒芜人烟望不尽天涯路的荒野之中,心中与脚下便只有那独自走出的路,不用遵循谁设定的路线.

 

IMG_4980

10:00左右我们终于抵达了拉萨贡嘎机场,走出机舱的时候凉风顷刻间侵入肌肤,原来室外早已经开始飘起蒙蒙细雨,难怪如此清凉. 又是安检又是出境检查,随后便在跑道边的候车室等候登机。而汉娜夫妇便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带了ipad等其他各种东西,非要他们处境登机,直到过了挺久才姗姗而来.

拉萨贡嘎机场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机场之一(3600M).透过机场巨大的落地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山如此的低矮却已是云腾雾绕,第一次看到显得有些好奇.对我这种以前从没上过两千米海拔的人来说,身体力行的体验高海拔的确不是什么好的滋味。虽然没有剧烈的反应,但是即使坐在位置上努力保持平静,控制自己叽叽喳喳的习惯,还是略微的会感觉有点头晕不舒服。或许这便是轻微的高原反应,即使我提前一星期开始吃红景天还是依然难逃高原反应的到来。而此时我尚不知道,后面竟会有那么强烈的高反在徒步路上等待着我.

 

我开始联系已在前方加德满都的突击队员Richard同学,其实几天来基本每天都保持着联系,Richard早到加德满都,帮我们小分队先行探路,至少可以熟悉加德满都周边状况,以及办理各类证件的地方与时间,事实证明,Richard同学果然不负众望,一周的时间已经把加都周边掌握的十之八九,使我们第二天早上能够如期踏上安娜普尔娜徒步之行。

Continue reading D1:成都-拉萨-加德满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