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上海-成都 折腾的夜晚

昨晚已经收拾行李到后半夜,有过一次20天的长线旅行后,这次应对的相对从容,不过事实证明仍然有很多需要提高的地方. 背着行李拦到出租车去银河宾馆的时候路上出奇的拥堵,恰逢下班高峰期,taxi在宽敞的道路上还是有点蜗牛的感觉,有点担心自己会误过了机场三线.

司机似乎对路线有点不熟,关键时候竟然还开错了路,此时已经无心在意他的抱歉,只希望能够在我预计的时间内赶上机场班车。掉头回去的时候,眼见着机场三线已经开始发动要驶出大门,而我却被一个红灯和前面的三四辆车挡在对面,有点无助和抓狂. 不过似乎机场三线被一辆乱开乱停的小车拦住了去路,司机开始互相发生点小口角.最终我还是在他刚驶出大门的时候踏上了班车,虚惊一场.

 

到达机场的时候,其他六位已经在“汉堡王”就餐,身边堆满了各色大包小包,一看便是长途旅行的装备.这次旅行的组合有点特别.在记流水账之前,有必要对人物进行一番介绍。其实本次尼泊尔小分队共有八位队员(还有位前线突击队员Richard已经在一个星期前先行到了尼泊尔踩点),在机场的七位除我外,还有Lawrence,Hannah,Alex,Eric,Oliva, jess.关于人物之间的关系,Lawrence,Eric,Oliva,Jess目前都是就职于Oracle而Lawrence是Oliva和Jess目前的老板,而Hannah与Alex是完美夫妻搭档,Lawrence貌似是Hannah以前的老板,Alex应该算外挂。而我和Oliva,Eric是毕业时同时加入Oracle的培训生,而richard由于和我比较熟,自然也就加入了徒步小分队.本次活动的发起人似乎便是Lawrence同学,作为组织者以及好位队员的老板的特殊关系的缘故,此后一路也基本以Lawrence同学的意见为参考,而更为重要的或许也是因为Lawrence在出发前对攻略已经沿路的风景等做了足够的准备,而像我这样的人,很多时候便只是做个大致性的了解准备,对沿路会遇到的风景以及各地的特色等,偶尔便会选择屏蔽,只带上自己的身心,到时再体验. 这次队员人数的充裕,我出行时,基本就没有带任何旅行的参考资料,没有地图,没有LP,也没有其他的旅行攻略.

Continue reading D0:上海-成都 折腾的夜晚

开篇:尼泊尔安娜普尔娜徒步之旅

之前曾今也把尼泊尔列在自己今生必会去的几个地方之一,不过也从来没有切实的把她列在具体的旅行日程中.尼泊尔,徒步,苦行僧,神秘,宗教,或许是我对她最浅显和概览性的认知,而这朦胧的好感足以引起我一窥究竟的兴趣.年初计划今年的长线目的地时还在不同的地点之间踟蹰难以抉择,而那会Oliva似乎在很早的时候便告知我今年他们team将会组织去尼泊尔徒步,于是乎也偶尔关注.

其实我不得不承认今年是尤其反常与聒噪好动的一年,走过了挺多地方,也面临职业生涯的转折。五六月份的时候便在各种不确定性的煎熬中度过了很多的时光,以往闲散稳态的虽不满意的工作生活面临着一次动荡.也写了挺多略带抱怨性的文字讲述自己不断降低期望值与自我妥协的过陈.周遭同时进公司的人似乎都早已经确定的找到了不错的位置,而我依然还是在飘零状态.

六月份的某天,走出企业天地的电梯,我还是那样不安定的无精打采,预见到每天似乎都在重复昨天,自己却势单力薄无能为力.Oliva似乎看到了我,还是用她那不经意的语调说着,"“我们确定了去尼泊尔,这两天开始预定机票,你到底参不参加”.

Continue reading 开篇:尼泊尔安娜普尔娜徒步之旅

见客户

有个客户,最近有个项目到了关键时期,总需要及时的沟通确认情况。而很多事情和问题都无法通过电话里敲定,或许每个人都是如此,只有当面看着不管真假的认真态度一次次揣摩推测之后方才会不断的增强相互的信心,而一通电话只能是礼节性的简单沟通,对于销售或许更是如此.

客户开全国管理会议,来到了上海附近的某个城市,难得不需要飞去见客户,我便又屁颠屁颠的从上海赶到此地.从张江打了车到上海南站,一进站看到黑压压的人群,排队不知到何时.上了小黑车,拉人的显然希望尽快能发出,让我出100,车上的另三人每人150,让我上车别吱声.

车开出没多久,估计已经有黄牛联系好卖家,我们出了上海界没多久便已150的价格卖给了那里从上海空车回去的Taxi.司机说,如果不卖,黄牛便成了助人为乐的雷锋了,正常包车至少需要超过1K. 本城的司机把我送到了预定的酒店,酒店位置也很偏,中心位置的酒店由于世博的经济辐射效应近期异常火热.

Continue reading 见客户

好久不见

前两天和几个大学朋友吃饭,四个人.毕业两年多,断断续续的也聚过几次.每次聚会还是同样的四个人,谈着差不多的话题。席间,终归话题不离人之本性:食.色. 三位女士诉说着各自的看法与理解,以及对各色碰到的人事动因的分析与处理.看到了截然不同的观点与处事方式.两位新恋爱未久和一位碰到各种特异人等的经验的碰撞显得有些有趣,全然不顾男士在场,当然我也不是省油的灯,毅然决然的在吃饱喝足之余,从男性的角度进行了另一个维度的解读与分析.

其实人性是多么复杂多变的情形,可能最终连自己也未能明了究竟本性如何.与其追问或者猜测与预期他人的行为的道德与否,社会的普世价值观的正确与否.总是借外界的视角去对照与调整内心的接受程度.还是宁可冥顽不灵的遵从自己内心原本的向导,所谓Follow your heart.善恶终归自寻自导,只要我们能够有勇气与责任去承担由之而来的风险与结局.

男人与女人在思维模式与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上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与想法.或许是人生经验所限亦或者所知所得有限,或者来说,本质上,男女看待世界与生活的出发点与根本考虑方式与重点就是不同的。只是我还是希望我行我素,坚持本色.即使作为方面教材,依然坚持我原本的看法。

两年也确实是个不长不短的时间,几个月前我和个朋友说,以后再不写感情相关的日志,想来今天又有点破例.好久不见的其中一位便是前女友.或许若不是其中一位生日的缘由,好久不见或许会延的更久,想来也没有什么见面的必要与机会.

其实一直来并不知道也从不打听亦或者过问前女友是否已经找到男朋友诸如此类的.很久以前还觉得如果前任找了新男朋友会对自己是个很大的打击与郁闷的事情。不过这次席间,听得最多之一的便是女人们讨论前任与新男友的问题与分析.我对自己安然坦然几乎毫无嫉妒与心里不平衡的旁听如此言论感到惊讶之极.在女人们讨论激烈亦或者我有强烈反对意见,坚决不能容忍只是坐听而已之时,还会发表自己的看法与建议.

不知道如此状况是因为久已麻木还是自己真的已经了无半点情缘在心中.

所谓情到深处最终时间还是残忍又现实的归结为:清到深处.

历史又一次念念不忘的提醒我自己,其实我未必对谁有过深情.

那些你曾经念念不忘辗转反侧的人为什么终究还是会淡出你的世界

不知她们是否会依然留在你的心中。

最终,或许你还是只爱你自己。

 

好久不见.

太阳花新教学根据地真PP

很久没去太阳花了,也记不清有多久.

新一期的太阳花似乎又开始了,没有像前几次都是租用当地的社区中心来开展教学活动,而导致每次地址变更又不得不重新安排一切,重新寻找生源. 这次太阳花自己租了一个办公室。不过从外面初看一定不会想到里面竟然是如此的清洁通亮和布局整洁,就像是个儿童阅览室。上次过去,远远望去,有些破旧而空旷的操场边那个一点也不醒目的小房间竟然是太阳花的根据地有点出乎我的意料。那个操场确实是有点久了,铁护栏在风吹雨打中早已经是锈迹斑斑,操场的另一个边角的小房间感觉都有难民窟的雏形了,破旧凌乱.

看得出太阳花的志愿者们是用心的一点点布置了这个温馨的小屋,我都几乎能想象如果还原成租来前的样子,那积压许久的灰尘,残破的墙面与凌乱的房间。

今天看到邮件中如此让人眼前一亮的布局与设置确实有点喜出望外。我想外教,志愿者与小朋友们一定会非常喜欢这个新的环境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会再过去一趟.

老实说,相比其他热心的志愿者经常参加活动,我显得非常的惭愧。每每总是自己相对比较空的时候才会跑过去,也就陪小朋友玩玩,拍拍照片. 自己也并未就志愿者活动投入过去的时间与精力.

不多说了,上PP的新根据地照片:

210 3 1  5

47 6 

8 9

2010尼泊尔徒步之计划篇

image 

                                   Trekking Plan for Nepal Sep.-Oct.2010

2010-9-21 D0 19:45-23:10, 住成都
2010-9-22 D1 07:40-9:45, 记得去的时候要坐在飞机的右侧,回来坐左侧
    1 找旅行社,争取谈Package (办理进山许可证,买车票, 去Besisahar)
Option 1:   trailhead as Syang
2010-9-23 D2 D0 Kathmandu – Besisahar
    从kathmandu到besishaha(6小时)的路费, 在Besisahar找3个背夫
2010-9-24 D3 D1 Besisahar, 820 –Syange 1130 (Jeep), trek to Chamche 1430
Option 2:   railhead as Bahundanda
2010-9-23 D2 D0 Kathmandu – Besisahar – Bahundanda
   

从kathmandu到besishaha 在besishahar找背夫,坐车去Bahundanda

2010-9-24 D3 D1 Bahundanda, 1310 –Chamche, 1430
2010-9-25 D4 D2 Chamche–Danaqyu, 2290 (Bagarchap)
    沿着Masyangdi河谷穿行,途径美丽的小村落TAL
2010-9-26 D5 D3 Danaqyu–Chame, 2630
   

TAL (08:00,1700M) => DHARAPANI(10:00,1860M) => DANAQUE(11:00,2300M)=> TIMANG(A12:30/D13:00,2900M) => THANCHOWK(A14:10/D14:25,2570M) => CHAME (15:35,2670M)

    从今天开始,可以见识安娜普尔娜二峰和四峰,在Lata Marang享用一杯奶茶,开始我们天天与雪山为伴的日子
2010-9-27 D6 D4 Chame–Lower Pisang, 3190
   

CHAME (08:20,2670M) => BRATANG(10:05) => DHUKUR POKHARI(11:30)=〉LOWER PISANG(12:20,3250M) => UPPER PISANG(12:45,3340M)  行程15km

2010-9-28 D7 D5 Lower Pisang–Manang, 3500
   

UPPER PISANG(08:05,3340M) => GHYARU(A09:45,D10:10,3730M)
=> NGAWAL(A11:30/D12:05,3580M) => MUNGJI(13:20,3470M) => BHRAKA(14:00,3450M) => MANANG(14:25,3540M)

Pisang至Manang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低路、一条是高路。低路非常平坦宽敞

如大道,而且路途很短,大约4-5个小时就可以走到。
而高路则非常艰难,需要一路攀到山顶再一路下来,路长而且难走,

大约需要7-8小时才能到。高路非常美,能见到极美如九寨沟海子的小湖、

奇异的人脸雪山、极有个性的村子

2010-9-29/30 D8-9 D6-7 Manang 休息/冰湖 or 机动
2010-10-1 D10 D8 Manang–Letdar (Yak Kharka, 4090)
   

MANANG(08:30,3540M) => GUNSANG(A10:00/D10:10,3890M) =>
YAK KHARKA(A11:30/D11:55,4000M) => LEDTAR(A12:30/D12:55,4200M)=> THORONG PHEDI(15:05,4450M)

应该算做是一天高原的适应,在Manang周边转转,走比较短的路程,

多多欣赏风景,Gangapurna(7454M), 安娜普尔娜三峰(7555m) 。

如果大家身体反应都比较好的话,可以向上宿在Letdar(4250M).

2010-10-2 D11 D9 Letdar–High camp 4600, (Thorung Phedi)
2010-10-3 D12 D10 High camp–Muktinath, 3904
   

THORONG PHEDI(07:00,4450M) => HIGH CAMP(A08:05/D08:30,4800M) => THORONG LA PASS(A11:15/D11:30,5416M) => CHHAINGUR TEA HOUSE(A13:40/D14:00,3900M) => MUKTINATH(14:55,3800M)

穿越最大的隘口Thorung la,到达徒步的最高点5416m,站在Thorung la望去,屏住呼吸欣赏穴上美景,可以来个喜马拉雅群峰的全景拍摄,向西望去是巨大的Kali Gandaki 峡谷。高原反应会随着海拔下降而有所缓和,不过这天应该很考验大家的膝盖

Option 1:   Trekking from Tatopani to Ghorepani
2010-10-4 D13 D11 Muktinath–Marpha, 2665 – Ghasa, 2080 (Kalopani) –Tatopani, 1200
    MUKTINATH(08:05,3800M) => EKLEBHATTI(10:20,2750M) => JOMSOM(A11:50/D12:30,2710M) => MARPHA(13:30,2670M)

MARPHA(08:05,2670M) => TUKUCHE(A09:20/D09:30,2590M) => LARJONG(10:35,2550M)
=> KOKHETHANTI(A11:40/D12:00,2550M) => KALOPANI (12:40,2530M)
KALOPANI(08:00,2530M) => LETE(08:20,2480M) => GHASA(A09:30/D09:45,2010M)
=> DANA(11:45,1400M) => TATOPANI(13:15,1190M)

2010-10-5 D14 D13 Tatopani–Ghorepani, 2874
   

TATOPANI(07:50,1190M) => GHARA(A09:30/D09:45,1700M)
=> SIKHA(A10:30/D10:45,1980M) => CHITRE(12:50,2350M) => GHOREPANI(14:10,2750M)

2010-10-6 D15 D14 Ghorepani–Birethanti and Pokhara
   

GHOREPANI(06:25,2750M) => POON HILL(06:50,3210M)
GHOREPANI(09:18,2750M) => ULLERI(11:25,2080M) => TIRKHEDHUNGA(A12:00/D12:15,1540M)
=> BIRETHATI(A14:45/D15:00,1020M) => NAYA PUL(15:18,1070M)

Option 2:   Take jeep to Porkara
2010-10-4 D13 Jeep from Muktinath to Jomsom
2010-10-6 D15 Jeep from Jomsom Porkara

2010-10-7

D16 Porkara: Sarangkot看日出
2010-10-8 D18

Porkara to Kathmandu

2010-10-9 D19 Kathmandu
2010-10-10 D20

10.10加都/成都 CA408 10:45-16:50
10.10成都/上海 CA1950 21:55-00:10+1

 

尼泊尔之行匆忙的结束了,20天的旅行仅仅过了三四天,似乎感觉已经非常遥远,远的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只是黄粱一梦,如今只是梦醒回到现实. 或许是回来后基本没有丝毫的休息,睡了四个小时后又立刻上班,去偿还那些欠下的工作,第二天便又飞来深圳参加培训,原本期待可以在深圳待到周末才回上海,可惜忘记带港澳通行证,要不顺便出关去下香港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现在深圳转道去武汉,或许后半夜到达宾馆.

 

尼泊尔之行又经历和体验了许多,对此可谓爱恨交加.

加都泰美尔区噪杂喧嚣小道,紧贴出租车左右的各色自行车与不断鸣喇叭的摩托车

Tata 汽车在高原狂飙四轮一路碾过得彪悍:荒野,河床,溪流,蜿蜒的山路….

四个背夫不断出现的问题:一个感冒,一个生病,一个被狗咬,甚至最后一个出发五天便病重返回加都.

成员间出现的不同状况,有感冒过重,有体力不支,也有高原反应,也有出发第二天便脚崴的…

甚至面临八个成员和四个背夫走到第五天只剩下三位成员与两个背夫前行,其余悉数撤退的场面

每天的食物,不是煎蛋,炒饭就是炒面,偶尔还尼泊尔餐,接连着吃了十几天.

 

记住了尼泊尔高原显得有些青灰色奔腾的河流,一路走过的那些点缀在高原路上美丽的村庄.

一路不断攀爬的高山与穿越的丛林,还有那藏在丛林处的美丽小湖,那不远处神秘的人脸雪山.

住在雪上脚下,房间的窗口正对着对面的雪山,午后有些暖阳过头的阳光照在阳台上

一把椅子,一首歌曲,一本书,一个人悠闲的打发着阳光。

还有那每晚打过的大怪路子,那些憨厚淳朴的尼泊尔背夫:小黑,大黑,Ou,Taba(塔巴)

Jeep车直接冲过去的塌方道路,临窗的自己几乎置于悬崖外面的惊险.

奇特旺国家公园的野鹿和犀牛母子,还有我那念念不忘的鹿角…

 

一路被风吹的每天流鼻涕,终于在最后几天鼻孔开始起泡,还有到Manang后咽喉严重的几乎无法出声,一路靠不断含着薄荷糖清凉咽喉.

第一次上高原的严重高反,心跳快到呼之欲出的感觉,头痛到无法睡眠,每次呼吸便是对大脑的一次疼痛刺激,轻微的呕吐,为了多吸收几口新鲜空气而裹着冲锋衣在海拔4800M的 High Camp旅馆外面吹冷风,像救命良药般的不断狂喝大蒜汤和热水……

最后凌晨四五点摸黑冲顶Thorong La Pass时几乎走十步捂胸口摸摸心跳的记忆,在阳光从雪上背后开始慢慢追上来的时候终于到了徒步的最高点:海拔5416M的La Pass. 压制着的激动与兴奋,可惜队伍里第一个到达垭口,欢喜之余一人登顶的孤独感瞬间袭来,有些欢乐还是需要有人分享.但是依然记住了回首望去,从远处雪上后面爬起的太阳与身边光秃秃的雪上,安静,纯洁. 那美丽的画面已不枉此行.

一切欢乐的,艰辛的经历都已成为过往.

 

帖个出发前的徒步计划供参考,有空在慢慢唠叨.

 

Monstershou@ Up in the Air from Shenzhen to Wuhan

Finally I am back & alive

凌晨一点半,终于又回到了久违的房间,熟悉的感觉真好。

窗外静悄悄的出奇安静,耳边依然感觉在加都热闹喧嚣噪杂的样子还依然鲜活。

早上7点半从加都的旅馆出发去机场,一天几乎都在机场与飞机上度过。

从拉萨飞成都的飞机不仅延误,还在飞出了半小时后告知飞机故障,继续返航拉萨。

查收邮件,堆积了20多天的邮件明儿似乎有的繁忙,终究旅行不是生活,还是会打回原形.

好好泡泡热水脚,这一路走的,脚丫子臭的出了名了,也不知真是脚丫臭还是我的拖鞋臭了…

改明儿有空继续写写流水账游记,贴贴小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