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出行前

晚上就要出发去尼泊尔了,本次出行和上次去越南柬埔寨情形迥异.

去越南柬埔寨基本是临时决定,然后从容不迫的没有任何的工作的牵绊需要我考虑.

去尼泊尔,早早的在六月份就定了机票,办了签证,按照当时的预期,如果情形没有更好,在九月出行的时候我应该还是可以在原公司自由的抽身出游.

 

只是计划不如变化,八月初拿了新公司的offer.八月底来到新公司报道。到公司工作不到一个月,原本还是自私的想暂时不要牵涉进具体的千丝万缕的工作事物中去,长假回来奋斗努力.

然后确实如此,在不同的位置就是由不同的责任与义务,也会有不同的压力.区别于带着GT帽子的无忧无虑无所事事的闲散日子,我显然更喜欢如今的时光,如今能让我接触到业务的深度与给到的机会是我前两年闲散光阴中慢慢变的几乎不报希望与消极的应对.

 

把很多事情都尽量安排在了假期回来之后,老实说,如果不是早早定了出行的计划,我应该走不了也会选择不走.手头确实有很多事情慢慢开始把自己搅拌进去了,慢慢你成为了其中一个环节,我喜欢沉浸在事物繁忙中的样子,或许那样更有存在感,不会感觉日子过的太虚无。

关于以后,还是得保持思考与反省.

 

早上七点多起床在徐家汇做了班车来到张江office。

和区域直属老板讨论了一个紧急单子的折扣与中间环节处理的东西,或许这会是我到公司下个季度第一个相对完整的单子,而原本我应该在这两天飞去客户那边一趟的.

一个小单子的特殊申请需要和产品的直属老板去申请折扣与关于配置和价格的批准与支持.

发现假期回来后就马上要去深圳出差三四天的培训,然后发现自己在travel agency的profile也没见,公司出差必须用的信用卡也还么有到,无法定宾馆与机票,身份证也不在身边,无法建立有效的profile。找HR借了入职时的身份证复印件,和agency来回沟通了N多会.和老板核实能否暂时用其他信用卡刷卡……..只是到时回来报销由此还会引起很多的麻烦,需要业务部门的CFO去审批等.

设置了Lotus的邮件自动转发,以防到时有机会的时候可以在外查收邮件,可以紧急处理点事情.

 

所幸,所有的这些事情终究还是一样一样的解决了。

非常感谢我的老板,真是个好人啊!我才来就,第一个Q末,就把所有年假都请光溜出去了,回头我好好好努力工作哈!

 

昨晚都收拾好行李了,早上从徐家汇到张江,过会在张江去徐家汇,再过会就从徐家汇去浦东机场!

我的尼泊尔之行终于即将铺开了….

回头我的流水账游记又开始要负债了……

启程

还是没能把越南柬埔寨之行写完,大抵总是希望尽可能详细的记下点滴,如若可以重现昨日之景.

时隔八九个月后,记忆还是出现了些许的模糊。而在下一段旅行即将开始之前,依然还是没有完结越柬行的游记,不知道新的旅行是不是会洗刷掉旧有的印迹.或许,再不济,终究可以将越南的续写完,而柬埔寨,暹粒,吴哥窟,永远在梦中般清晰而又些许的模糊,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会感知到那份树影斑驳,断壁残垣的历史沧桑.

 

对即将前往的尼泊尔知之甚少,两个多月前简略的翻过两本旅行笔记,近来也系数淡忘,或许这样才会更有新奇与喜出望外的体验吧.

 

25岁,这一年走过的地方,比前24年加起来还多. 或许不是简单的迷恋旅行,不是因为经济独立,更不是因为时间自由,贪玩不是才习得的.

 

一年下来,使得自己几乎了无积蓄。

 

前两天,发小的一个兄弟语重心长对我谈起了要学会存钱. 他说以前管他房价涨跌,物价如何,从不关心.如今缘分到了,有了女朋友,便关注起社会民生息息相关之事. 说起了如果我有女朋友,带回家,爸妈一定会很开心.

 

原以为自己还是贪玩的小孩,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依然记忆清晰,学校犹如昨日才挥别。原来一觉醒过来,毕业都已经第三个年头. 往日的青葱少年都开始讨论婚嫁,我却依然不愿承认长大.不知是留恋年少的快乐还是惧怕往后的责任与负担.

 

朋友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关于金钱谈论的越来越多. 一场情投意和的简单问候与交谈变得有些奢侈. 这是个体的自然蜕变还是人进入社会的必然.

 

每个人都拼命的往前奔跑,甩开那些放慢脚步的羁绊.或许前路没有尽头,不知何时方能停下脚步. 只是他们还在那里么?

 

或许我也该慢慢定下来了,内心慢慢的不要在那么怅然若失.

 

不要在那么的自我,那么的随性,那么的愤慨,那么的自我对抗.

 

启程,扬帆.

Recently

新的环境,不敢吹嘘已经融入,但是过去的两周一直努力去适应新的角色.

总是提醒自己不要急躁,也别过多压力,忍得住,先看清方向,一头扎进蓝色海洋,不要迷失。

过去的两周,基本只做了四件事.

第一件:申请各种权限,了解公司不同系统.

第二件:明确自己的Territory范围

第三件:自己有cross的几十个销售简单报道。或电话,或邮件,或短信.

第四件:熟悉负责的产品与报价方式.

每一件都着手做了,但每一件都没有做的尽善尽美.

 

还是有点焦虑,每晚依然梦境不断,有些疲倦.

前天梦到我在麦畈,准备出去旅行,在梦里很挣扎。

梦到有个她也要陪着我去,回家收拾行李,然后就再也不出现.

梦到时间快赶不到了,我匆忙的要从麦畈去窈口坐车.

梦到现实里的宽敞水泥路变成了一条泥泞充满断口无法通行的破路

好不容易跨过了断口,却发现三轮车已经坐满了人,无法带上我.

梦到在窈口车票卖完了,司机死活不肯让我上车,开车走人.

梦里我想到可以包车去大田亦或者富阳,可是他们都不愿意去旅行了。

可是我却没有包车,梦到我一个人在山路上骑着自行车。

往上骑一段,往回骑一段,总也骑不到尽头。

仓皇的从梦里想来,发现咽喉肿痛,淋巴结肿大,发烧了.

 

 

昨晚看了《盗梦空间》,构思还不错,还是没等着能约谁,自己一个人去看。

梦中梦,我也经常的做,对于其中的非逻辑的逻辑还是很能理解,只是我做的大多也就是两层的梦而已。在深一层的梦里死去亦或者惊吓等可以回复到浅一层的梦,躲避灾难.

关于一个自感超长时间的梦在现实时间到底发生了多少时间,也就是每一层梦的对比时间。我自己也测试过,只是没那么精准,毕竟在梦里我无法测试时间。

 

P.S.我讨厌发烧!!

蓝军架构图

原来只是听说,来了才知道,蓝军真的很庞大,机构也cross的很多,一时间弄的有点迷糊,或许得花点时间和心思方得搞的清楚透彻。

第一层:往最上层说,蓝军分GTS,STG,GBS,SWG。

GTS负责全球技术支持,STG系统和技术部门(生产大型机和P系列以及X86,存储和微处理器),GBS类似IBM的咨询部门(相对独立,与IT业界各厂家都不冲突,不专为IBM软硬件提供咨询),SWG便是软件部门,不过今年开始,貌似STG与SWG有合并倾向,STG开始向SWG汇报,可见IBM虽然是个传统的硬件厂商,之后成立GBS往服务方向转变,如今也越发看重软件在公司策略中的重要性。

 

第二层:软件部下分有各分不同的pillar:Tivoli,Rational,WebSphere,Lotus,IM五个事业部,不过之后估计变动会变成7个Pillar。而IM产品线基本便包括了DB2,Infosphere,ECM(Filenet),Cognos.而继去年收购全球著名的统计分析软件SPSS后,Cognos & SPSS软件放在一起或许会单独成立一个商业分析BA Pillar.

 

第三层:按行业划分,主要还是分为COMM(电信,移动,联通),PUB(政府,公共事业部门),FSS(金融事业部门),IND(Industry sector部门,包括钢铁,汽车等大型制造业),以及Dist(Distribution包括了航空航天,船舶港口,航运等),GB(SMB中小企业部门,General Business,也是很大的一块),然后每个行业下面,还有会细分的行业。当然便向红军一样,估计GE与各其他行业性质的客户之间必有灰色朦胧地带而无法准确划分客户归属何种team,也必然会有些冲突的地方吧。

 

第四层:从销售角度,又分为三层。第一线的一房老大是ISU,便是client Rep,主看客户,在所看客户的地上产出的所有硬件,软件,服务等都算其revenue。二房是CSSR,负责所有的软件销售,负责客户所购买的任何软件相关的license收入都double给他。三线的便是各Pillar的软件销售。Tivoli,Rational,Lotus,WebSphere,Cognos & SPSS,ECM,Infosphere,DS每个Brand各自只dedicated负责自己的客户。ISU与CSSR更接近的冲在客户前线,而SSSR(软件brand销售)便是只负责各自的产品。其实这三者间即是共生的关系,很多时候却也是会又conflict的时候。

 

第五层:关于Channel渠道销售的定位。红军有OrD与field之分,在两者之间划了一条分开的线。比如50K。Ord电话销售是50K以下的owner但是50k以上不算其业绩。而field是50k以上的owner。但是基本都算是业绩(不过最新的是某各数字以下既不算数字也没有commission)。因而OrD与field在50k这火线附近是有很大的利益冲突在里面,Field期望做大单,而Ord很多时候可能倾向于拆小了做。红军此外,还有Channel渠道部门,对口partner单不对account.虽然与对应partner身上的销售数字double,但是其是按parter来划分。而蓝军的Channel也有个数字的划分,权且也定未50k,但是基本dedicated对应与某brand的产品与其销售,而数字也完全double,只是坐位火线以下单子的owner。蓝军的Channel渠道职能更倾向于销售,因而基本整合了红军Channel与Ord的职责。当然蓝军也又类似与电话销售的部门吧,但是就我此了解来说,更多的是销售机会的确认,而不会再此后的整个销售过程中参与。

 

当然蓝军的复杂架构并显然不是我三言两语可以概括的,目前只是就我所处的位置相关的人员与行业的角度简单进行了说明。驱动我上来废话几句的动因是,我On board一周了,行业也给我划分好了。但是我对自己地盘上到底哪些客户却依然还是有些迷糊,而整个是至关重要的,也是今后避免在这一点上尽量减少冲突的预防。

后空再写写蓝军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