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or Shanghai ?

 

昨晚睡的过于舒服,导致早上11点才睁眼看到天亮。

中饭后,帮Lin搬进了附近的住所,顺便搭乘着顺风车回了趟学校。

骑着Lin破旧的自行车穿梭在复旦,出北区往国权北路飞驰而去。

估计已经有两年没有骑着破破的自行车在学校里拐来拐去自由自在的骑行了,那样的感觉很好。很奇怪,至少目前来说,每次回复旦都不会有很明显陌生的隔离感,看着学校不断变换年轻的新面孔,有时候感觉自己也似乎从未离开过,漫步其中抑或骑行于此都似乎是那样的自然熟悉,融入其中。或许打上了复旦的烙印,即使别人社会在不在乎,我知道自己在乎就可以了。母校有时候便像自己从小成长的小山村一样,对我都有特别的意义。维系着我之所以为今天的我。

第二次来江湾校区了,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过来的时候还是两年多前,那时花儿正盛,风儿很欢,恰逢风筝好时节,偌大的校区看不到一个学生。戏水风筝言谈甚欢,仰面朝天躺在草坪看着蓝蓝的,白白的云,讲着那些即将到来的毕业生活以及那些似乎永远遥不可及却依然念念不舍的虚无理想。只待夕阳西下,在最后一线残阳中才携手回校,那些被拉的长长的背影犹如未知的生活般看去似乎可以走的很远很长。道如今,却是连手心都已然消退曾经的温存,只在若隐若现的梦境中似曾相识。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想来还是非常应景的。

不过此次江湾行并非怀念旧人,只是受人之托前来买个二手台式机。(顺道感物伤怀下也不费劲哈哈)

花了350和即将毕业的同学买了个台式机,寄回老家宅急送便又花了200.不知为何,我总是耿耿于怀,总觉得这个费用逻辑着实有点奇怪。若非答应人之事,断然不能接受如此。

晚上原本想在本食蹭吃蹭喝的,后来辗转到了北区后门的一间小店,实惠又好吃。席间总是谈及北京与上海之异。

不知道如若果真从上海漂至北京,是否一切都会有所变化。

适应对我来说便从来不是问题,只是似乎此前从未想过有一天可能面临会北上,离开上海。而且在我工作两年后来得如此的快,在我没有想过与想明白前。一直觉得,自己会永远守在长三角一带,权且蜗居于上海,这才是我给自己规划的路线。对于北京,从来便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不过话说回来,上海已经待了6年了,除了生我养我的老家,此处便是我停留最长时间的一个地方了。对上海说不上喜欢与否,对我来说,这不是一处可以让我产生喜欢抑或者爱上的那种归属感的地方。不过如果真要走,却又有点说不出的不舍,舍不得那些人,和那些事儿。

如果果真去了北京,便将我的一切安排都打的错乱不堪了。

七月份我还得回家看爸妈一趟,七月份我还答应了一个长辈回老家一趟,七月份小表弟还得来上海陪他看世博,九月十月我还得去尼泊尔………琐碎的并不是决定性因素的缘由也会让人纠结下下。

如若去了北京,也将告别上海浑噩的生活,重新开始新的征程,却也未尝不失为好事。

To Beijing or Stay Shanghai?

This is a Question.

 

P.S.还是期待周日早上的太阳花的拍卖会吧哈,别忘了,还有下午的羽毛球与晚上的篮球哇哦!

昨夜失眠

失眠

最近总有睡不醒的感觉,或许是心头事儿多,难免辗转.

昨夜十一点便早早上床,临睡前看看韦伯的《印度的宗教》,如此系统学术的枯燥之书想来是催眠的良方。

印度的种姓制度,血族宗教,客族和异教徒的印度教化,看着看着似乎有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或许是某个大学老师也曾经在讲堂上阐述如是,只是学艺不精,总是在下课铃响的时候便悉数还于老师.

十二点准时就寝却发现异常难以入眠.百般思绪如潮涌动,各种抉择绞的心力憔悴。一个人很抓狂却又很无奈,很多时候人生面临的其实归根到底是被选择,尤其并没有选择的筹码在手的时候。要不撤离要不妥协,似乎那个最优选择永远不是那么轻易。

像我这般原本睡眠质量便不是很好的人,如若每晚睡觉前心情愉悦倒也经常能做到美梦,只是一旦有心事便很难入眠。夜越来越深,月越来越亮,我却越来越没有睡意。两点多了,无奈的又翻身起床,上网发呆。

终于还是晕乎乎的睡去了,只是会有点轻微的头疼.

早上死死的抱着枕头很晚起床,未食早餐,本欲前往体检。先去了尼泊尔领事馆办事处,办妥了签证。取钱欲去国宾时方才发现银行卡余额0.15,我竟然还毫不犹豫的选择取款1500.想来对自己财务状况的估算大失公允.竟然逼近生死线了还浑然不知.

至此只能花容失色的溃逃回公司,继续宅公司生涯。

有组织撤离

那天,和朋友吃饭,笑言道最近要有组织的撤离

这两天便开始着手了,虽然也不是特别针对目前的情况.

昨天和今天早上出门时,大把大把的把书装进旅行袋,打个车到公司,第一件事便是把书快递回家。搬过家折腾过的朋友都晓得,搬家时候一丢乱七八糟的衣服再多也不觉得重,可是几十本书却会在上下楼的搬运中折磨得你灰心丧气。

虽则总有人说我有知识没文化更别提内涵了,不过好歹我也是个负责任的装B青年。“书非借不能读也”对我这样的装B青年显然是不合适的,不买书不放在房间里不给人看到,别人怎么能通过我的窄门脑袋看到我装文化的样呢,搞不好满脑子都是苍井空之类身材窈窕的样子呢。于是乎总是断断续续的买着一时感兴趣的书,然后囫囵吞枣的打发一些似乎没有更好的打法方式的时间。一不小心,这类书便成了搬家的头等大患。

搞不好我失业了或者搬家了呢?失业了我肯定就租不起这等房子了….所以第一步撤离:把书寄回家。第二步撤离缓慢的整理房间,把闲杂物等寄回家或者垃圾处理,争取轻装简洁居家。

这两天或者下周也该寻思着把去尼泊尔的签证办理了,顺便去体检下,以及开个眼睛费发票,该干的事情都得顺利漂亮的处理了。话说两年前入职体检后就没体检过了,还是应该时刻警惕身体状况,何况身边疾病倒下的例子也不鲜见。

我咋搞的有点去意已决的样子嘛。或许情况远没有如此糟糕.

如果真如此,又如何呢?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嘛!

我们永远要乐观处世吧!

Boss大会

临近下班五点的时候,在office的同事几乎都云集在会议室中,把这个最大的会议室挤的水泄不通,连门口都站满了人。两年了估计貌似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的架势,身边的同事取笑道:平时不打领带的今天都打了领带了.不过也有便装者如我,卷着衬衣袖子在办公室老半天也没觉得不妥,直到临近会议方才不情愿的整理好。

能惊动如此架势的当然是个重要级的会议了。亚太区的老大Steve,GC老大Marcs,GC Tech 老大Leo等一并光临上海office,如果不把门都挤的塞不下,怎么能表达我们上海office对老大光临的感动之情呢。

Steve,Marcs等一一对FY10的表现做了简略点评以及对于FY11的期许的阐述,Steve当然还是不忘检验下大家对3P(People,Partner,Pipeline),3C(Customer,Can-do, close deal)的理解的了。不过今年又更新口号了,难道“One Red Team”要走出历史舞台了?想来也能理解,BEA合并近来已经有两年了,如今即将迎来Sun的合并的全面展开,对于当初新掌权的领导层来说,One Red Team或许是时代所需,让大伙要记得紧紧的拧成一股绳围绕在火红的Oracle的周围,既然领导层是BEA的,如此也是表达了One Red Team决意融入红军的决心与信心。而合并Sun,领导层依然是原先的,对Boss来说,One Red Team是必然而无须多言的了。

新的口号是:FAST:Attitude,Talent,F和S忘记了,明儿问问同事有没有人记住。(focus,Strategy)

老板讲话,越是级别高的老板讲话,其实越是战略性与鼓舞士气型的讲话。只是在那些心潮澎湃的鼓动之后,落地的过程没有一线销售的拼死拼活也只是纸上谈兵。

关于年底办公室迁址传了将近一年也终于尘埃落定了,如果还在Oracle,估计下次便到南京东路附近悠哉了。

关于最近形势,依然是希望残存,定数未知,仍需观望。

另:似乎今年有轻度薪水涨幅的期望,不过那个pool流到每个人手里多少便未知了。

辉哥的背影

辉哥

辉哥的背影

今天看到一个豆瓣相册,或许又是某个怀旧的复旦学子在临近毕业时游走在学校间捕捉的一些关于学校的留恋。

瞥到了一张照片,很熟悉的背影,四面黑板上都画着经济学中的关于均衡的图解。绝处逢生的头型很像是以前教我们国际金融课程的辉哥,还是那么淡然专注的画着他的理论曲线。便不由得开始浮现当初他上课的那副模样。他总是一副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光光的脑门,一脸坏笑的眯着小眼,时不时的讲一会儿课,讲着讲着自个就开始笑了,是个挺有趣的老师,似乎也是难得的专业课给了我个A的老师。关于那些理论,那些图形,那些逻辑似乎也在这毕业的两年间顷刻间全部还给了老师,只是看到那些曾经如此熟悉而亲切的背影与版书,不免偶尔有些唏嘘感怀,毕竟那样的时光一去不复返。只是偶尔还是摆脱不了思念,如是便经常回学校看看,像是无法断奶的孩子,学校成了精神的母体。不愿屈服满足的现实,无畏抗争的疲倦,虚无理想的迷失,总是在那些时刻提醒着,大学虽然没有完全教会如何在这个社会生存与生活下去的技能,也没有教会你如何去寻找你所谓的理想与追求,却帮着塑造了你迷惘的内心,她不给你答案,却仍然愿意倾听你那些幼稚而自我的痴言呓语。

Continue reading 辉哥的背影

体育运动有利于心情愉悦

前几天身体稍感不适,深度宅在家中三日,每日煎个难看的鸡蛋喝喝酸奶吃吃水果。

憋了几天的精力今天又终于尽情的释放了。

下午一点多去复旦中学和Richard他们打了两个小时羽毛球,今日发挥尚可,有进步。

五点到七点在卢湾高级中学打了两小时篮球,打的很恣意,大汗淋漓,备感舒适,进了很多很妖的球。

还是相对比较钟爱篮球

偶后和王琐与林飘逸去了家附近的地方大快朵颐,三人着实点的有些多了,结果便是吃的很撑。

散席后便又和许久未见的林飘逸去了金杆打桌球,只是没有夸下的海口般“秒杀”林飘逸

反倒被灭的灰常悲惨,仍需提高球技。

又是毕业时节,看情况估计最近是该组织安排毕业聚会了

明儿又是上班了

是不是会有所不同

我定的书也应该送到了吧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会安(二)

 

在羽羽所指的远处,果然有让人道不出惊叹的景致,连我自己都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狂拍照片。顺化到会安的沿路风景果然不负盛名,左边是一望无际的碧海蓝天波光粼粼,右边却是一大片再远山绿树倒影下显得绿油油的湖水,湖边山脚点缀着一处处依着地势而出落的村庄。如果仅仅限于此,或许这一路的风景也便尔尔。

Continue reading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会安(二)

夏天来了

 

近日突感上海气温骤升,原本凉风习习甚是诡异的夏日终于恢复正常,变得有些沉闷,燥热。

昨日醒来的时候发现晕乎乎的发热了,我便这样在端午节的早上第一时间迎来了夏天。

 

中午去表姐家端午聚会,吃饭,看电影,看电视,消磨到了晚饭时间方才回到市区。

被冠之以“懒”而进行了教育,为我未来能否找到一个勤劳照顾我的女孩大发感概。

 

昨晚买了鸡蛋,切片面包,西红柿,苹果,甜辣酱等,在我决定又要对自己好一点开始。

今早想煎鸡蛋,做个鸡蛋三明治,发现油壶空了,用着最后点滴的色拉油勉强煎了两个蛋

发现半年不下厨连个鸡蛋都煎的异常难看,忘记说了,那个油还是一年前的,我想应该

不会如此就进医院的吧。

 

早上非常接近中午的时候我吃了几片面包和两个煎焦了鸡蛋,还有几个小西红柿。

中午我摇晃着又去买一碗汤粉,外加一个苹果。

夏天来了,果然食欲下降了。

 

夏天来了,不仅食欲下降了,连码字的力气也下降了,

热昏昏的,流水账的passion也被燥热融化了。

这个黏糊糊的夏日

走到何时

尼泊尔徒步

曾经,或许很早之前,或许也不是那么早之前。

想过,一个人出去徒步旅行,用有限的青春,去尽情的挥霍,实践,看看这个世界。不去管他到底工作如何,不去顾忌人生需要怎么一步步走到所谓的高位。只是纯粹的出行,无所谓逃离还是寻找。

然后我就YY了,该怎么走?东南亚国家或许是每个人都会想到的可以徒步旅行的地方。

越南-柬埔寨-老挝-缅甸-印度-尼泊尔-不丹-西藏 或者反其道而行之,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与盘缠,还有你愿意放下现有的束缚你出行的世俗,便如此不停歇的苦行者般的走上一遭,该是如何的锻炼心神。或许那时,你又成为了你,成为了不一样却又更加坚定的你,依然还是野性难以驯服的自我。

Continue reading 走到何时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会安(一)

童年的“海”

“嗯你小时候一定很开心啊,讲讲有趣的事情吧!”城市里的孩子似乎对连名字都有些透露着荒野的农村会很是好奇,对那些自己同龄人的成长方式会很感兴趣,而羽羽也不例外,毕竟她也不是第一个如此感兴趣的人了。

“你看我的头顶”我说着边用手拨开了头发,“能看到一条伤疤么?”

“嗯,怎么来的啊!”

“那是我小时候太猖狂了,和人打架被人砍的!”我故作镇定的凝重的说道。

“我要相信你我那不成了傻子了么?”羽羽似乎一眼便看穿了我的谎言,“你还是直接说吧,你这人也说不了慌..”

Continue reading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会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