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六一儿童节Happy Hour!

今天去“太阳花”提前过了六一儿童节,甚是开心!

九点十分样子才到西藏北路那边的活动中心,活动中心已经是满满的学生和志愿者了,有点惭愧了。人家小妖从七宝也在8:30前到了活动中心,Lin和复旦的志愿者估计也在8:30前就到了现场,只有偶姗姗来迟,虽然因为早上的一起莫名奇妙的鞋子事件!

今天由于儿童节庆祝来了二十多位志愿者,看到那么多满怀爱心的志愿者很是开心与欣慰,总算还是有那么些的人会在平日的繁忙工作学习之余来抽点时间贡献下自己微薄的力量的。

废话不多,看图说话

开始前

节目开始前,我们一起先预热下吧,玩个气球哈

Continue reading 太阳花六一儿童节Happy Hour!

我的母校-小学

童年

今天是复旦105周年生日,msn上好些个朋友都把QMD改成了母校生日快乐。偶尔间和朋友聊起也会说起以前学校的一些事情,今天盘点了下,发现自己原来零零碎碎的16年求学生涯,也竟然读过8个学校,平均每个学校待2年,最长的呆了4年,最短的只待过一两个星期。

…………………………………………………………………………………………………………………………………

小学

我正式上小学的时候估计是1992年,在浙江的一个小山村-麦畈村。不过那时候不像现在小孩所有村子的学生都统一到乡里抑或者往市里更好的小学去读书。那会儿每个村子不管人多人少基本都有个自己的小学,学校或许也是村民集资新建的,往往都是一个一层的小平房,小的可能一个学校就一间教室,大点的也就三个教室,因为从四年级开始,所有的学生便也要去乡里的小学就读,因为只有那里有四年级到六年级的老师。

小时候老妈总是担心我不能足够聪明去上学,因为直到四岁了我还口吃不清,连“高级糖”也叫不清楚。字也写不好,写8的时候不是划两个圈圈就是正反两个3拼起来的,拼不好的时候就中间随便划一笔连起来。数数也数的很糟糕,大人总喜欢围坐着让我数数逗我。直到我正式上学了她估计才对的智力稍微放心了。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母校-小学

难道性情大变

 风起云涌

 

“你用大把大把的时间和无数人对话,又用大把大把的时间和自己对话。你的博客就是和自己在进行对亲切的对话”今天大学一朋友说。

“表面热情,内心冰冷;孤独的人都这样,心理防备很强;披着轻浮热情的外皮”昨晚旅行中认识的朋友说。

冷不防的,我不知不觉中怎么成了类似于患了严重自闭症的孩子,还是我原本就如此,只是我一直没有发现。对这个严重的情况,我进行了深入而细致的反思,毫不留情的剖析了内心残留的自审意识。发现原来情况还真是不容客观。

由此我想起了高中一个女生曾经对我说过的话,那会距离她成为我初恋女友还有三年。大意是:我总是对陌生或者初始的人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一旦熟识之后便也就热情消减。简而言之,就是朝三暮四,喜新厌旧,朝秦暮楚,见异思迁的不良少年。

Continue reading 难道性情大变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顺化(三)

斜阳微波

 

整个下午基本绕着古城墙脚慢慢散步,看着今世的光影照落在往时斑驳的墙体上,夕阳下,残破的背影拉的越来越长。

偶尔与同行的羽羽聊聊天,但更多的时候也只是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更多的时候对这个已经开始而且即将持续相对较长时间的同行女生还是没有了解,在互相的嬉笑打闹中其实隐藏的或许是种自我保护的心理防护层。而鸟人似乎对这一点看的比我通透,后来在柬埔寨的时候,我感觉他似乎对羽羽有更深的了解,或许他是对的。

阳光有点刺眼

Continue reading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顺化(三)

五月雨雾漫步徽杭古道

IMG_2510

迟来的徽杭古道

其实三四月份的时候本该早就已经去过徽杭古道,被华丽丽的放了鸽子,在有些期待中却无名的没有了消息,便也放在一边。未料到第一次来到徽杭古道,却带着一个“伪领队”的幌子实现了迟到的徽杭古道徒步游。

周五晚上老天便开始淅沥沥的下起了蒙蒙细雨,到周六清晨也没看到停歇的迹象。

从上海出发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八点多了,一路前行都是在雨雾茫茫中前行,车子在沪杭高速与徽杭告诉都一直开得悠颤颤,原本估计只有五小时的车程活生生折腾成了七个小时,直到下午三点才到达徽杭古道在绩溪的出发点。

Continue reading 五月雨雾漫步徽杭古道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顺化(二)

Mr.Cu

With Mr.Cu @ Mandarin Cafe

 

Mr.Cu 是Mandarin Cafe的老板,原本听咖啡馆的名称会怀疑是个中国人开的餐馆,而Mr.Cu是土生土长的越南人,站在面前显得非常的消瘦,皮肤黝黑,瘦瘦的身材却无处不散发着精神百倍的健康气息。有力的眼神透过鼻梁上宽厚的镜片,一望便知是个很有素养的文艺爱好人士。

Mr.Cu确实是个摄影发烧友,这间咖啡馆兼餐馆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他自己的摄影作品,绝大多数的作品都是体现越南乡村的真实生活与风土人情,听说他的作品还在国外得过奖。琳琅满目的摄影作品让小小的咖啡馆透露着一股浓厚的人文气息。或许这也是Mandarin Cafe在顺化吸引了这么多游客慕名而来的缘故吧。

Continue reading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顺化(二)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顺化(一)

古城顺化

Hui,翻译成中文顺化,听着总感觉是个宁静祥和与世无争的小城,而这个原意和平融洽的小城却恰恰相反,屡经战乱,度尽劫难。或许是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军事战略作用,顺化历来都是兵家必经之地,频繁无休止的战乱让顺化曾经一度千疮百孔。不知道曾经统一越南定都于此的新阮王朝将此地命名为顺化,是否曾想到一百多年后这里并没有如他们希望的那样融洽平和,而是战乱不断。有时候觉得这真是历史不折不扣心酸的讽刺。

可是正是这个被战争席卷的古城,却是越南出美女最多地方,听说所有的越南男子都能以娶到顺化女子而骄傲,随便行走路上,便可以看见街头身着一袭白色奥黛,款款而过的婉约女子。或许是经历过常年的战乱才懂得这份难得的宁静淡泊,而这种对新生活无比珍惜的彻悟造就了那一位位同样淡泊婉约的女子。在顺化看到的女子们,总是能感受到一份优雅,或许是刚刚离别了喧嚣的河内,才会感受越加的强烈吧。

顺化至于我,还有让我感觉更亲近的关系。她古时称富春,而我的家乡富阳在东晋之前也是富春,只是为了避当时简文帝生母太后讳而更名为富春,然而穿城而过的母亲河富春江经历过一千六百多年却依然还是保留着最本初的名字,有时候皇权的力量相对于历史来说还是显得有些渺小的。在异国他乡,走近一个竟然古时称谓与生我养我的家乡一摸一样的城市,还真是十分奇妙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还来不及一睹芳容,却早已经将心拉近。

Continue reading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顺化(一)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河内(九)

迷失了

老板说我们的车要6点才开,说完便自顾忙去了。留待我们四个人很惘然的坐在躺椅上,身边堆着刚收拾好的四个大背包。虽然付了钱订了票,可是我们手里并没有车票,如果老板说没有预定成功或者最后走不成,都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屡次问了老板车的状况,他总是让我们别着急,还没到时间,说时候到了会有人过来接我们。

等候百无聊赖的时候,我便拉着“Good Man“老板一家和我合影,他从里屋唤来了老婆与孩子和我合影,自己却不肯露面。

Goodman 一家与我

@Citygate Hotel, 与Goodman一家合影

Continue reading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河内(九)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河内(八)

Moca Cafe

@ Moca Cafe

 

回到Citygate旅馆的时候,安红她们已经起来,羽羽坐在床头拿个本子在那里数着花花绿绿的一堆越南盾。从今天起,羽羽正式接替安红成为本次出行公共花销账目的掌管人。安红对金钱的概念几乎非常的含糊,Daisy问她前两天的账记得如何,每天花了多少钱,安红很迷惘的摇着头说不知道,反正该花多少就花多少,自此Daisy非常的不安,便火速与我站在同一战线推举羽羽担任此重职。毕竟四个人出行三个星期,期间产生的费用如果不明细化的记录的话估计到头来便是一笔糊涂账了。

Continue reading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河内(八)

慌乱的清晨

浮生六记

半夜零点,本欲抢购亚航2011年的零元机票,无奈僧多粥少,直至凌晨两点还依然无法正常打开网页。

沉睡睡的倒在了床头,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洗脸刷牙的刹那细想却已经忘的很干净。

走出小区门口,天却开始下起毛毛细雨,飞驰而过的几辆taxi都载着乘客。

没有雨伞,便也就没有拒绝路边私家车的邀请,车将至公司方才发觉手机忘在家中。

想起出门前室友仍在房中熨烫衬衫。

 

Step 1:借司机手机打了自己电话,希望铃声能被或许还在家中的室友听到。手机无法接通,未果。

Step2:到达公司,上飞信,没有他联系方式;MSN,他不可能在线;翻出许久许久以前他发给我的一封邮件,找到他的公司固定电话,或许打听到他号码,无人接听。

Step3:联系未果,搜寻了下双方交集,发现能算得上认识的也就三个人,两个是我大学同学兼他同事,一个是他的大学好朋友,平日一起打篮球与桌球。手机不在身边,我基本联系不到任何其中之一。

Step 4:MSN上看到李美丽在线,急着问她要了芟的号码,电话给芟,想让她电话给室友。不过室友已经到公司。希望他将我手机带回公司的希望破灭。

Step 5:改MSN签名档,手机忘家中。电话通知各平日可能会有电话来的同事今日联系固话,通知今晚约会的朋友固话或者Gtalk联系。

Continue reading 慌乱的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