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如疾风骤雨般

Q4,周一。

最近似乎有很多人离职,有farewell Letter的或许是少数吧,更多的或许没有告知任何人便离开了这个以“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著称的公司。

又是旧才年末,新财年始。或许老板们除了关注着财年数字业绩的同时,也开始考虑起各自的前程去路。又是恰逢另一IT 巨头Sun开始合并进来,或许疾风骤雨的变动已经暗潮涌动的发生了,而我辈后知后觉的也只有在身边的人相继离去之时方才有所感知与触动。

GT Program的APAC Manager一早便离职了,今天又看到之前Program GC的Manager离职。而几乎一手招聘组织起来的这些个Trainee也不知道今年又如何安置,是不是又会像去年般的叫进会议室,告知你,你毕业第一个希望一展满腔热情的公司不得不让你重新回到求职大军,You are Free!

兜兜转转,在这个公司也已经将近两年了,再过一个季度。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不够努力,还是受困于体制,很多时候还是觉得自己能做的事情很少。虽然培训的时候就开始受到最重要的是proactive的教导。总是试探性的一步步的往前走,刚走的开始慢慢打算的时候半路便被打乱了阵脚,又得重新开始。有时候很是无奈。

一年半多了,直接一线老板换了三个了,LOB Manager也换了三拨,现在竟然还是在没有Manager状态,今天第一个轮岗的LOB的Manager也听说要离职了,而在Manager中似乎也是和他关系窃以为最为紧密些罢了。形势越来越错综复杂,而就像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般的无助无力。当你除了等待几乎做不了任何事情去改变局面的时候你就像困兽之争。所以那天原本电话是希望有所帮助而有人说我过于焦虑的时候,心头似乎有股压制已久的情绪即将发泄,不处在一个人的位置,又缘何能明白偶尔某时的焦虑。而这样的时刻在给了别人希望却又被另一个人浇灭的情况下尤为甚重。

今天又有个”正红军“走了。或许已经习惯于离别了,况且自己压根不认识。如果他不是同属所谓GT’正红军”,或许我也会毫不在意。写的煽情而感动的farewell Letter的似乎都是清一色的Trainee,或许是因为对自己第一个份选择的工作的不舍与珍惜吧。有时候想如果此处能有很好的发展机遇,主观也好客观也罢,我们都希望能够多在第一份工作上多积累些经验也多贡献一份力量。而公司却无时不刻的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你不需要对公司有感情。公司也不在意你那煽情的感情。

有谁会在意你是不是公司当初从毕业生力万里挑一选出来的培训生呢?有谁在意你是不是这个公司的最纯粹的“正红军”呢?一个GC高层领导层都动荡不安,每天围着销售数字打转的,几乎每每Re-Org高层都几乎换血的公司怎么可能会为着培养人才而制定长远而切合实际可行的计划呢?那那些所谓的计划也只是束之高阁的文件和理念罢了。或许幸运者遇到一个好的老板,悉心教导之下争取为你留一席之地栽培你成长。新来的高层领导只要一句否决或者业务部门的老板执意不收便可以终止了公司执行了几年的人才计划,这样的培训生计划或许是很鸡肋的。因为不够自主与不够主导,而受制于频繁变动的所谓领导。有时候或许感觉就像在求人家收留GT一样。

是的,我们是经验不足,我们是年少轻狂。难道真正不是当初设定项目的时候便已经料到的么?缘何两年后,便要求有在本土SI或者职场上混战了七八年甚至十几年般的训练有素,而在这两年中我们并没有被注射职场成长的激素。

或许抱怨的多了点。倒也未必是抱怨,只是因为对公司有感情,有所希冀,才会希望Program能够越办越好,能更多的吸收优秀的人才进来。而如今若是有人问我建议,我是坦率而真诚的希望毕业生不要到公司来,究其原因,或许一个动荡不安的环境毕竟不适合一个新手的健康稳定成长。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当初吸引加入公司的主要动力便是对IT行业或许这个公司的未知与神秘,以及这个瞬息万变的行业。而如此高频的变动与不安的环境或许不适合自己的发展。

变动是真理,并不是我所厌恶变动。

变数是让你随时保持警觉战斗的良药。

每每总是看着人乐此不疲的说道你要接受随时变化,这一秒不知道下一秒的状态。似乎我越来越反感这种总觉得连他们自己都觉得有些昧着良心说话的姿态。那疲于应付坐等裁决而不知前路何方的状态这的是他们所希冀与沉浸其中的么?

以前LOB老板和我说,你不为自己去规划自己的路,就是别人来规划你的路。

现在不按自己所想的方式去生活,总有一天会按所生活的方式去想。

迷糊如我,或许也终有迷途觉悟的一天吧!

无题

下午无所事事,信步游走至不远处的红坊创意园区。其实去年基本每天坐公交都经过那幢红色的建筑,只是总是事后忘记,也没有太大的吸引让我特意过来。

总的来说,显得稍微冷清了点。和之前去北京798艺术园区那是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的。或许是因为上海这边缺少旗帜领军型的艺术家或者创意工坊在这里,徒具空壳而内容还显得不够丰满,有点小鸡肋。

不过作为无聊午后的瞎逛下其实也是不错的,至少还熏陶了艺术细胞匮乏的脑袋。

晚上在电脑上看了《暮光之城-新月》

突然意识很久没有写裹脚布游记了,再拖估计有些要记忆模糊了。下一段旅行又即将开始,而我的上段旅行的游记还没写玩。都怪自己太啰嗦繁琐什么都写的缘故了。看来按这个写法,要把流水账写完,估计得有些时日了….

去留未定

有时候有选择必然也会引起纠结,

尤其像我这样习惯于纠结的人。

很多事情依然决定不了,属于杞人忧天。

留,留在何处?去,去向何方?

为什么旅行?

我说要寻找自我的时候

总是有人会嘲笑我

只是感觉自我漂浮不定

找寻不安灵魂的根源

或许是放逐才会醒悟

眼神或许有些不自信

漂游不定闪躲逃避

永远在等待,等待出现

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什么样的生活

什么样的工作

什么样的感情

什么样的人生

可以忘我燃烧

在路口

左顾右盼

踏不出坚实的步伐

扪心自问

依然无知

四月估计是旅行月

越南柬埔寨的旅行能量即将消耗殆尽了,最近又谋划着出游。

一直想去黄山,似乎从高中念叨道到大学,到毕业工作了,似乎也一直停留在口头上,如此近且方便的一个地方或许由于种种原因而一直停留在臆想中。有时候怀疑是否黄山真有如此好玩,还是仅仅是因为周围人的渲染,或许去了也不过如此之感。本次也差不多都定了行程宾馆要去了,临时又反悔了。或许某件事情如果总有莫名的不知名的借口阻挠着你下定决心去做的话,即使没有缘由,或许也是时候未到。即使冲动也是需要冲动的理由。

旅行便是出发。所以在我念想着到底是否要去厦门消磨清明假期的时候,最后犹犹豫豫的终于决定继续对自己狠一点,然后定了来回机票,很喜欢先斩后奏没有后路选择的决然。这次没有第一次出行般的激动与紧张了,但是依然甚是期盼,现在没有人为我设计路线,定好宾馆,安排好行程,似乎得自己安排好着一切了吧。

选择黄山与厦门时,双鱼的犹豫不决,优柔寡断,左顾右盼暴露无遗,而自我对这一点有着深刻而痛恶的认知。然而禀性难移,我也只能认栽。

清明回来那个第一个周末,老姐要结婚了,可以借机回老家晃荡一下。可惜估计无法满足老妈带个朋友回家的热切期盼了。估计老人家嫁了女儿,便要儿子马上也无缝链接般带朋友回家。只能安慰老妈,可以先准备做好外婆的打算了,学习考察学习如何做好外婆,才能有再正式上岗做奶奶准备。老妈很乖的笑着应承了此项坚决的考察学习任务,看来如果做单身主义对她绝对太具杀伤力了,未来五年一定得再努力给她找个好媳妇。

第二个周末,或许又将出行去徽杭古道徒步游,听起来似乎还挺不错的呢。

貌似四月公司还会组织春游,不过对公司的组织还真不敢恭维,去的地方越来越不靠谱,今天竟然有人告诉我可能去常州恐龙园,还真以为我们小学生初中生么,太没品了吧,这么大一公司,如果真选择这样的春游,哥大不了以实际行动表示下不满,不参加呗。希望别让我们太失望了,怎么说又不是春游没经费,其他分公司还带去的地方和安排还挺让人眼红的。不说这个,说多了只会郁闷.

四月结束后,即将迎来五一假期.

我是否要考虑继续游玩呢??哇哈哈!

It depends.

最近的絮叨

最近一直有些不踏实,很多事情悬着没有着落与方向,晚上的梦越来越吃力,半睡半醒间总感觉有些压迫与慌张。多梦嗜睡,却不想一一细想到底梦到了什么,即使天明还依稀记得梦境如何。

变的有些懒了,比去年,去之前越加的不想动身,不去拜访客户,不去见合作伙伴,只想要有个安定的心境,虽然心知坐等定然不是最佳的选择,有些事情必须自己主动与积极,工作缺乏一些闯劲与拼搏。舒适安逸的日子消磨了许多盲目的激情与闯劲。

买了心爱的相机,爱不释手。

周六去了美术馆看马克.吕布的摄影展,主要是其在中国旅行采访期间的作品。老实说对美术,摄影这些艺术方面的东东感兴趣,只是人终归是有限制的,我的限制或许是对这些抽象的东西很难有自己的想法和感知。或许我便是只想阳光明媚的午后想出去走走逛逛而已。

尔后去了一个附近的画展,原来是个类似于与拍卖会的活动。地点是个在咖啡馆楼上的画室,里面是一些手绘的T-shirt,以及一个大梁山摄影师关于当地的一些照片,而活动的组织者刚好是我在活动现场碰到的大学同学的高中学姐,一个非常之美丽优雅的交大美女,我以后不敢再说交大无美女了。是个Sease的组织承办的,感觉活动很有创意,现在社会企业与社会企业家的概念似乎还是很新潮。

活动结束后和大学同学去了田字坊吃了个饭,想不到原来我之前住的地方竟然也有如此的一个不错的地方,而我住了一年竟然也每曾去过,虽然每每听人说起。不过没有好好的逛,而只是选了个泰国菜餐馆,在二楼的露天小台上,一盏红色的烛光,朦胧的夜色下,吃了顿不错的晚餐,能与大学同学朋友交流交流各自的想法是件挺快人心的事情。

饭局结束后,回家附近的金杆桌球打了会桌球,最后技术小有发挥,不错哈。

周日又早起去 太阳花 的一个志愿者项目,原来这是十几年前复旦法律系的几个学生组织起来的,竟然也传承了十几年了,真不容易。或许不是Lin的介绍,我也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小朋友五六岁到十一二岁都有,课堂有些吵闹,小朋友或许都是这么喧闹的吧。一行的留学生基本清一色的亚洲人面孔,有泰国,印尼,韩国,还有个维也纳的上海小姑娘,清一色的女生。或许女生比男生更有些奉献的爱心么?英文班的授课似乎是在磕磕绊绊中终于要慢慢成形了,希望一切都能顺利,自己有空也能偶尔去下,关注下这方面的活动。

这个周末没有运动,既没打篮球,也没打羽毛球,下周希望能运动下!组织篮球抑或参与羽毛球!

今天早上终于还是和老板表达了定岗的意向,似乎还不错!只要headcount这方面如果不需要他去解决申请,似乎也是百分之百的欢迎我留下,但是一个季度后的事情如何,其实我自己也清楚,谁也说不定,很多事情都不是能够100% under control的,只是在某个层级上得到了正面明确的反馈信息,对我来说也是不错的安定剂。

去与留,祸福难测

最近有空想多看看书,多运动,有机会多出去旅行下!

我的第一台相机 Canon 550D

其实我一直很想有台相机。

即使偶然才会去拍拍一路走过的风景。

 

读书的时候,不想问爸妈要钱,自己也舍不得去买价值上千的东西。

唯一值钱的便是大二买的HP那台八九千的笔记本,工作后也转送给老姐。

 

工作后,念念不忘的相机又开始钻进我的脑海骚扰我了,

其实或许我也可以买个过千的卡片机,但是那总让我不过瘾

或许是我自己的借口,或许是我真的如此逻辑。

 

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么

想要什么样的工作

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想要什么样的东西

当我想要一样东西的时候

它才不会轻易放过我

 

所以纠结了良久

还是终于败了550D

选了个日子买相机

25岁生日没有买,犹豫了

2010.3.17,还是决定买了

算是送给自己第一份生日礼物

虽然貌似迟到了一周

 

Happy Birthday !

Thank you!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河内(六)

河内第一餐给我们带来的乐趣除了习习的晚风与Cityview绝佳的视角,竟然在最后买单的时候还给我们意外的风波,更让我们哭笑不得。虽然不在审计部门,但是身为PWC 咨询部Senior的羽羽还是沾染了审计的习性,尤其当我们第一次在不熟悉的领域用餐。她拿着那分打印出来的水单,似乎就如审计人员查看公司账目般的仔细认真,很快发现了假账疑点,水单上我们曾取消的饮料等仍然赫然在列。Daisy当时便表达了对此种奸商行为的鄙视,追忆起下午打车的遭遇与眼下的错误水单,更是激发了我们大家不满的情绪。

羽羽在告知收银员那些我们最后并没有下单的菜品时,Daisy与我已经开始拿出手机计算最终我们该付的账款。事后发现原来我们计算方式朝着孑然相反的方向,Daisy选择了重新加总我们每分食物的价格求总量,而我却选择了在原来价钱的基础上减去多给我们下单的那些食物价格求余量,当然此种情况以及计算的过程都是在安红与羽羽不断的与收银员核实以及叫来点单服务员的杂乱声中一并发生的。在得到确认我们的确没有点那些食物后,老板同意按我们要求的价格结账,所幸的是老板选择了我的方式,或许他也没有过多的考虑。

临走时,我向老板要了那张被画满加加渐渐符号的水单,美其名曰:Keep it for Memory!不过我确实也一直将他留在身边,直到旅行结束它也依然还静静的躺在我的背包里,而往后的一路上,这使我养成了一个很奇怪的习惯,收藏我们吃过餐厅的水单。

“ 你干嘛要水单啊?” 安红看我临行还向老板要了水单,很不解的问我。

“保留纪念嘛!其实是销毁证据哈”  我一脸坏笑的对她说,我知道她应该没有注意到刚刚发生事情的可笑之处,她对金钱账目概念的模糊性我与Daisy已经领教过了。

”什么意思啊?你是说刚刚还是算错了?”

“我也注意到了,我刚刚加总的时候,还没加完,我就已经比你的数字大了,后来我就不说话了”

“对啊,你没发现水单上的问题么?这水单很奇怪,其实它最后的总价是对的,在水单上虽然出现了我们取消的东西,但是最后并没有算进去,只是列在了上面而已。这个水单系统还真神奇啊!不过也好!把我们下午被Taxi司机宰的钱给赚回来了哈!”

结账风波显然助长了我们夜晚游玩的兴致,下午与Taxi司机的遭遇遗留的小郁闷此时彻底的消散了。我们到楼下后勇敢而犹豫的穿过了来往的车流挤进了湖边的人群之中,绕着湖区开始迈步走向河内天主教堂。湖边的人行道几乎被人群挤满,每走一段都是一场的艰难,需要在人群中穿梭前进,有那么瞬间,我似乎找到了孩童时期赶集时那人挤人的感觉。异常痛苦的走了一段后发现,原来人流是逆时针沿着湖区在走,而似乎只有我们却是顺时针的,我和羽羽都认定这或许是河内人民在圣诞夜的传统节目”环湖运动“,而为什么选择逆时针方向,我们却没有找到一个理由,而参加”环湖运动”的除了人流,还有车流,人流圈外层马路上摩托车圈也是按着逆时针防线的,而且源源不断,我们很愿意相信其实行驶在湖边的或许绝大部分摩托车是在不断绕着湖区考验马达与内燃机的性能。

刚从拥挤的人群中探出没多久,可以不用面对着满大街的脑勺当前景来观看夜色中的“还剑湖”,有些被外在喧闹的人潮涌动搅和的很迷惘。看着那些兴奋,脸上洋溢着快乐的路人,有那么刹那,感觉自己便像个看客似的观赏者别人的快乐.终归我们只是个旅行的过客,看过一路风景,还是会迈向下一站。而停留此刻今夜的美妙我们不能带走,唯有那份不断消退对美好的感知提醒我们曾到此一游,而那种幸福快乐的感觉与路人无关。

不远处扎堆着围着一群人,疑似圣诞歌的韵律从载歌载舞的人群间吸引着我们一步步的走向前方。走到近处方才发现,原来是一些看去像是高中生抑或大学新生模样的年轻人盘膝围坐在一块空草坪上。中间的烛光隐隐灼灼的映照着那些略显稚气的脸庞,看上去是那么的鲜活与快乐!他们欢快的齐声高唱着越南语的圣诞歌,随着歌声的节奏整体的拍打着节奏,摇摆着那些充满活力的自我。那么多的路人驻足观望也必然是被欢快的歌声所吸引着,这里没有表演,只有真情流露的幸福诠释。

那么的一瞬间,我似乎有些羡慕甚至嫉妒的欣赏着他们的快乐!在学生时代,在大学我是否也有曾如此恣意自如的欢乐表现,是不是已经离那些年轻的脸庞越来越远了。一曲谢幕,我给了这些年轻的孩子最真挚与热烈的掌声,还有心里的感激,让我初来越南便看到了充满朝气的他们。

我们费了好大的劲,终于从热心的越南群众东南西北完全不统一的意见下找到了河内天主大教堂。教堂隐藏在与热闹的湖边一街之隔的小路里。沿着走向教堂的那条小道变得有些宽阔,两边照例是那些装点的非常精致的咖啡厅,家家都别有特色,街边咖啡厅前是两排高大茂密的热带植物。从不同街道过来的人已经开始慢慢聚集在教堂前有些半圆形的空地上,教堂正中的部分有着明亮的灯光照着显得格外的耀眼,在尖拱形门上方竟然有个色彩非常鲜艳有些像是苹果的图形,灯光下显得更是突出,而再往上内嵌在墙面里的大理石圣像在渐渐暗去的光线下处于明暗交错处,半明半暗,阴影交错下显得有些神秘与肃穆。圣像头顶便是万世不变的圆盘时钟,三角形教堂顶部的十字架高高在上,在暗夜中直指苍穹,背后便是无限的黑夜与宇宙,看不到边。

旅行的时候便很莫名的喜欢去观赏那些散落各处的教堂,即使有些都是非常的破败抑或经过了战乱后残破不堪。看到那些教堂,不知为何,我变喜欢呆呆的便是看着那种孤独的伫立,盯着那受难的耶稣或是教堂顶的十字架独自空想,便感觉有种无可名状的孤独感侵占全身。空无一物的存在感让你觉得很茫然,想要感知却如此渺小。或许那些教堂设计者所要达到的便是人与上帝之间的距离感,那种茫然无助的状态,教堂,传教士便起着引领带着罪孽来到世间的人走向那个遥远的天国。

而这样的孤独感很多的时候却很难在寺庙当中找寻到,除去一些身处老林深山抑或乡间田野孤独的寺庙,很多的寺庙更多的是一个建筑群,而非一幢幢孤立的建筑。而面对一个气势磅礴的建筑群,即使感知到渺小与无助,身在其中建筑本身却很难让人有种孤独的感觉,而不似孤零零,尽收眼底,空旷之处拔地而起,突兀高耸入云或许透着些苍凉的教堂给人留下的孤独感。

河内天主大教堂就像每座教堂传承的建筑之意一样,那些斑驳破落的墙体也透着无言的孤独,而身处圣诞狂欢之夜的欢乐之中,看着不断涌向空地逐渐显得水泄不通的人群,教堂依然还是孤独的伫立着,人类的狂欢与喧闹已经在他面前上演了几世几代,早已置身事外,也从未参与其中。做为一个孤独的建筑,便是永世的远离俗世的喧闹来独孤的完成使命。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河内(五)

    “我们先去Sinh Cafe买明晚去顺化的卧铺票吧,然后再来CityView Cafe挑个好的位置吃晚饭,欣赏夜色”,走出升龙戏院一会羽羽便提议道,不过不失为一个很明智的决定,要是买不到明日的票整个行程就会被打乱了。

   “嗯,买了票,才能安心的享受圣诞夜的美妙了哈” Daisy也连连附和着赞同。安红与我理所当然的也都表示了同意。因为Sinh Cafe还在老城区,所以我们还得沿着刚刚来的路重新折回去。经过在旅馆的简单准备以及之前实地考验,此时的我已经对越南地图慢慢的习惯了,也能对这那些对我来说毫无意义的字母组合的路名有了些许的熟悉与认同,此后的旅行中,不管乘车步行还是寻找去所,我俨然已经成了一张活地图,而这张活地图当然还是需要助手的,那就是手里拿着所在城市的地图,偶尔必须的时候,活地图还得用来对付当地看着游客便忘记了善良之心的的士司机的绕路行为。

  Sinh Cafe在Hang Bac与 Ma May街之间,羽羽说现在有些地方的Sinh Cafe不是正宗的,有很多假冒的,或许只是用了她的名号而已。只有Lonely Planet上推荐的几家才是正宗的。此言非假!!当我们到达Sinh Cafe的时候,竟然发现临街几乎面对面的有两家Sinh Cafe,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就像你如果看到如家酒店对面也开着一家如家,用的招牌和服务都和如家一样,而两家竟然也能相安无事的继续各自的经营,我想如果真如此,真如家必然早已告发假如家侵权了吧。越南人民或许更信奉早已被我们忘却的“和气生财”之道吧,才能如此大度。不过我们当然选择明智的踏入了真Sinh Cafe的门槛了。

   只是此时真Sinh Cafe却告诉了我们一个杯具的消息,明晚去顺化古城的卧铺票只剩下最后三张。四个人却只有三张票,意味着要不三人先行,留着一人买其他票走,亦或者四人都换其他旅行社的车票。

   “要不先买三张票,三人先走?”羽羽似乎是很急迫,估计担心耽误了行程安排。

   “还是换一家吧,大家还是在一起的好!” Daisy的想法切合了我和安红的预期,或许我和她都不希望到时成为独行的那四分之一。

  其实那会我还真担心,如果她们一起哄都同意先买三张,估计不管从何种角度来说,我是铁定将成为那被遗弃的四分之一了。而对此,显然是超出了彼时彼刻的接受程度,那会将我置于如何茫然不知所措的境地呢。刚出国门,忐忑的心还没彻底安定,就要独自去另一个城市,还要想办法和她们汇合,想想就让我异常的觉得麻烦与头疼,而身为男士,我理应不该表现如此的懦弱与无助,而似乎应该更英勇无畏一些。

  见到我们三人都坚持四人同行的统一意见,羽羽便也没有坚持自己的提议。“那我们到时回去到旅馆老板那订票吧!”

  “成,那现在我们就去Cityview Cafe 大快朵颐吧!“ 终于不用担心自己被孤身一人了,有些按耐不住的兴奋。

  来回走了两趟了,对这周边的几条路已经稍有熟悉了,很快的,我们便找到了之前便曾路过的Cityview Cafe。楼顶露天的座位几乎已经坐满了游客,尤其露台外侧靠近湖区的座位,看来生意异常的火爆吧。我们暂时选了中间的位置,没一会旁边露台外沿便空出一个桌子,我们便喜滋滋的搬到了靠外侧的座位。

  Cityview Café果然是实至名归,在露台处往下看,刚刚走过的车水马龙的环湖道路顷刻间尽收眼底,宛如披上了一条群星闪烁的彩带。基本上每处都有十几辆摩托车并排沿着环路道路行驶着,估摸着此时此刻也有成千上万的摩托车喧嚣在河内仅仅沿湖一代。

  “哇,你看,那里有家KFC!”安红兴奋的指着我们右前方路口一座挺惹眼的建筑说道。顺着她指的方向,那在夜色与灯光中呈现的有些淡淡米黄色的墙体在周围黑乌乌的杂色中显得格外的静谧而高雅,二楼并排圆拱形的窗户设计让建筑看上去别有风味,而三楼灯光隐约着凉的似乎也也有个不错的露台。我更愿意相信这是一家不错的旅馆抑或咖啡厅或许和建筑更能在精神上达到统一,而这个几乎踏遍了地球的快餐品牌却醒目的在建筑物最中心的位置彰显着自己的地位,

“Garden Hotel”or “Lonely Café”,just not “KFC”

“哈,你看KFC边上角落里竟然是HSBC汇丰银行…….”Daisy显然也在观察着这醒目的建筑,不过在一楼KFC门边确实有家HSBC,或许只是自动取款机营业厅吧。

“快看看菜单,我看看LP上有没有什么推荐的”当我们好奇心十足的在左顾右盼的时候,“LP女孩”羽羽同学早已经开始研究菜单了。

  看着满屏的英文菜单,瞬间啥了眼,虽然也自认还认识几个英文,但是菜单这东西也有些国际化习惯,就像在中国一样,很多菜你第一次光看菜名是没法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所幸越南菜谱比国内菜谱靠谱点的地方是,每份主食后面至少会写明菜里面包含了什么东西,是蔬菜,鸡肉,牛肉,鱼,还是虾或者鸡蛋,有没有米饭或者面包,当然饮料方面好理解多了。七嘴八舌后我们点了Strawberry&Chocolate Cream Shake(草莓巧克力奶昔),Yoghurt banana shake(香蕉酸奶奶昔), Malibu Mango shake(马利宾芒果奶昔), Saigon spring-roll(西贡春卷),Mix fried cuttlefish(煎炒墨鱼),sweet and sour chickens breast with rice(糖醋鸡脯饭), super Arabica with milk(阿拉比加奶咔),Chinese fried beef(中式牛排饭) 等。也不知道服务员到底听明白了多少,在我们的反反复复中,有些先点的又取消了,点了一份的又变成点两分,不过我相信各国服务员的耐心都是经历过各种几乎每天重复不断的考验后形成的,因此对一脸迷惘却又对我们的询问与改变都“OK,OK”的服务员愧疚感就少了许多。

“猜我们这第一餐能吃多少钱?”,“少说也几百万吧,我们难得也能如此的富足”,“我还没习惯用越南盾,每次转化我都晕头转向,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一美元一万九么,就按两万这算呗”“或者一元天朝货币等于大约2700越南盾,就按2500算”,“第一顿啊,而且是圣诞夜,我们要善待自己!”

 “要是此时有个白色的蜡烛就好了,多浪漫,可以烛光晚餐”,处女座的Daisy难得这么有情调的提议。

 “忘记了,我还空运了两根蜡烛就是为了不时之需的,在旅馆”,别说我还真有先见之明,没有愧对双鱼座的称号,连夜匆忙整理行李的时候还不忘记塞了两个小蜡烛在随行包里,当然我是准备在美奈海滩边的跨年之夜用的。

  “你太牛了!旅行竟然还带蜡烛………”安红再次显露了看到我带了那么多药品之后的眼神,让我感觉自己的这一浪漫的行为有些不太正常。

  “不是在美奈要过篝火跨年活动么?海边点根蜡烛,烛光隐隐也挺不错的啊”我当然要奋力我自己争辩,Daisy和羽羽看着我和安红关于是否应该带蜡烛的问题显然是观点差异很大。

  “你那个篝火晚会是本来就有的呢,还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啊?”Daisy似乎是早就猜到了结果一样不怀好意的笑着问羽羽。

  “我就随便写写的啊,到时我们自己搞一下就可以了哦”

  “我当时看到就怀疑这个是你自己写写的哈,可怜鸟人同志不明就里的为了子乌虚有的篝火晚会特地要从西贡赶到美奈来哈”

   “是他自己非要来美奈和我们汇合的,怨不得我哦”

“哈 那他估计要失望下了,幸好还有我的小蜡烛还可以点燃下他的希望!只能来个微型篝火了哈”,其实我自己也到此时方才发现篝火跨年原来只是羽羽意识的产物,或许到了年夜,它还是依旧停留在她的脑海中,她也未必有真打算如此。

   而我的呢?是否圣诞夜与海边的跨年之夜或许也只是关乎我自己的事情,甚至乎过不过,在哪过,如何过,我都并没有在意,少了些重要的东西在心间,每一天其实都是一样的。旅行,有时候或许也只是自我逃避罢了。

   这样的有些不合时宜的灰色念头在脑中一扫而过,似乎几乎没有来得及细想,便又被眼前吵闹嬉笑的三个女孩子拉回了现实,争相着要在露台处留下年轻的身影,热情是会渲染的,至少此刻,河内的夜色见证了我们快乐的瞬间。

   夜晚的凉风拂过,感觉很清新。

 

裹脚布旅行记之越南-河内(四)

如果没有到过越南,如果第一站没有选择河内,或许当别人向你手舞足蹈的描述第一次看到满大街的摩托车壮观的景象时,有时候即使拼命穷尽的去想象,还是无法模拟出真实场景中震撼的感觉。千言万语的详尽描述或许在瞬间的视觉冲击力下显的那么的苍白无力,或许这也便是我们不甘与只读万卷书,而更希望能行万里路,给生命绘上鲜活的色彩。

有一种杂乱无章,不知所措,无所适从的感觉,当你置身在一片喧哗的摩托车声中。而依照你平日的生活经验与视觉接受程度,你显然还是没有办法如此快速的适应,不论在哪都是那满大街的摩托车呼啸着在你身边急驰而过。在夜色的掩护下,那不断闪烁的机车灯光也让夜晚变的有些五彩斑斓,虽然似乎感觉像一张涂满不同颜色却毫无章法的五彩油画。令人惊奇的时,在号称市中心的宽敞街头,无数摩托车从各个方向来回几近贴身行驶的情况下,一个将近四五条街口汇合的地方,竟然没有红绿灯!!!!!

所幸我们第一站去“水上木偶”并不在车流的对面,否则第一次要从摩托车流中安全的穿行过去还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升龙水上木偶戏院在Dinh Tien Hoang街58号,我们小心翼翼的沿着Dinh Tien Hoang街道,避开拥挤的车流,沿着弧线一路走过去。不过圣诞夜晚,万人空巷的场景,暂时避的了车流,却永远避不了人流,一路还是需要穿行在来来往往的行人中间。

水上木偶每天都会表演几场,一般都需要提前买票,满座便不再售票了。而当我们千辛万苦的赶到时,问了一两个人,这地方竟然连在哪买票,谁卖票都很难让我们搞清楚。好不容易终于来了个比中年妇女的称谓相对年轻的女性,支支吾吾的告诉我们后面几场的票都已经售罄,后面几天的票也都已经卖完。照此情形,让我们满怀期待欢欣鼓舞(虽然事后发现也不过尔尔)的水上木偶岂不是如此轻易夭折了??

“我们从中国远道而来,到河内,非常想看一看水上木偶表演,我们知道这是河内很传统的表演”

“我们只有今晚有机会,明天晚上我们便要要离开河内了”

“你看看能不能帮帮我们,让我们进去看看?”

眼见着我们可能出师不利失望而归,大大影响圣诞夜不断高涨的情绪,不过显然还是不愿就此放弃一睹木偶的期盼,便围着工作人员七嘴八舌的开始诉说表达求助之意。人在有些情况下表现的脸皮厚点外加示弱下还是很有效果的,尤其身处异国他乡的情况下。

“崇洋媚外”或许不只是中国才有,或者崇洋媚外其实也并不是对外国的盲目喜爱,而只是人的一种微妙的心理作用下的选择而已。或许是人的好奇心或者是绝大多数人都是好为人师的,当一个外国人来到中国,问路或者问你一个中文词语的读法与意思,或者去酒吧遇到和你闲扯,绝大多数人都会表现的相当热情与好助。当一个对你来说异常陌生连同文化背景都是迥异的人来到你面前,人那充满好奇心的天性便充分发挥作用了。他讲述的或许是最最简单扯淡无聊的内容,然而对你确实全新的,因为语言体系的不同导致了你接受信息的时候不会再参照自己原有的文化与应对方式。而当一个中国人和你讨论很白痴的问题,你肯定铁了心的觉得他必定是个无聊之极或者借机骚扰你的家伙。

在这里也一样,如果一个越南人让他帮帮忙或许她也未必会多加考虑,而一个远到而来的客人却能让她超出正常的职权范围去想办法打点擦边球帮帮你。或许她上楼去核查下座位是否有空,或许她上楼去请示下了她的老板,或许仅仅是查看一下楼上的情形,没一会,她便又走下楼来。

“你们可以上去看,不过只剩半小时了,你们就交一半价格吧”

我们蹑手蹑脚的走上二楼,拐过一个弯,来到了剧院进场的地方。里面早已经坐满了看客,眼睛还不能一下子适应暗色的环境,羽羽和我摸索着找了个后排的位置坐下了,安红坐在我们前排,Daisy则似乎坐在了一旁的台阶处抑或小板凳上。周围的基本清一色的洋人面孔,间或也能看到稀落的几个越南本地人长相的。

水上木偶的主舞台是一个搭建的类似于小型宫廷建筑屋顶,有着高挑精致的飞檐,下面用精致的绘制着金色龙身的帷幕遮挡着,而前方则是表扬的主场地:一池有些泛着绿色浑浊的水。舞台边上还有一只木偶戏的配乐人员,拉着似乎是古代乐器的样子,还有两个坐在一边随时准备高歌一曲。听说那些木偶都是用一种不会腐烂的木头制作而成,要不成年累月在水里嬉戏估计也早烂掉了,而木偶绑在竹竿上由幕后的人操纵表演的。不过我想或许应该还比这要复杂一点,那些个木偶在水上活灵活现的出彩表现和灵活机动的性能似乎还是内部应该还有其他的牵动开关吧。不过就表现内容来说,基本上农民的日常生活为主,耕田,放牛,偶尔还有双龙戏珠啥的。

不过由于我们是中途进场,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看明白在表演什么。似乎每一段都是很短暂的,隔一会儿便新换了新的表演内容。

”你看懂了?“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羽羽,她此前兴致勃勃的要过来看想必是充分了解过的。

”没怎么看明白,每一小段就是一个小节目吧,没有联系的应该“

此时从屏幕后方两个方向分别悠然的飘出两只不知道是天鹅还是鸳鸯或者其他水生动物,在女生低声吟唱和轻盈的乐器伴奏下,显的很怡然自得。

“这是什么?鸳鸯?还是什么东西啊”

“不知道呢,没看明白,你看那个水里面冒出来的小白球”

“不是双龙戏珠么,鸳鸯也有这个爱好么” 我很不解,看了半天还是没看明白,就很郁闷,听着伴奏就着歌声,也没个旁白和解说的,就和一出动物哑剧没啥区别。

“咦,你看,那个小白球打开了!从里面蹦出一个小动物来着!”正说着,果然一个摇摇欲坠扑腾扑腾的木偶挣脱了小白球开始伸展双翅在水上扑腾着。

“我错了,敢情这不是鸳鸯戏水,而是一出“水鸭交配”??“

”你这人恶俗的很精辟啊“

“那不就是一出池塘邂逅,调情,嘿咻,生子,然后合家欢乐的主题么?”看到此时,我终于算是明白了其中一段的意思了,深刻领悟到水上木偶哑剧雅俗共赏的内涵了。

后来还真的出来了双龙戏珠的段落了,有一出貌似是赛龙舟的故事。有一出“仙女排排跳”特搞笑的内容。整齐划一的刷刷的舞姿甚是惹人发笑,我和羽羽每次看到仙女姐姐们进进出出的带着唰唰声的舞姿都忍不住要发笑,真的太有喜感了。

其实就水上木偶表现的内容来看,也基本没有什么很大的独特之处,或许也不及中国的皮影戏或者其他的木偶表现的活灵活现, 而只是加上了在越南这样的地方,而且舞台是水上比较独特让你觉得无端生出许多的好奇。

戏剧结束的时候,我们随着人流从后门退场,在门外遇见了热心通融的售票员,她似乎很腼腆的问我们要半价门票,或许是因为这样的情况不太多吧,或许是她刚刚忘记问我们收取门票了。看着她把越南盾拿在手里,有些不好意思的超我们笑笑,那种笑容在我之后旅行中似乎在越南的很多人身上都看到了,一种很纯净憨厚腼腆的微笑。

在出口处顺手拿了一张刚刚演出的节目安排表,发现竟然有十四五个的表演段落,也大概明确的知晓了刚刚瞎猜的一些节目内容,可惜节目单在随后的旅行中也不知遗忘在何处,便也无从一一说来。

走出升龙水上木偶戏院的时候,某个一直徘徊的问题得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叫升龙水上木偶戏院,原来水上木偶是李朝时候创立的,而李朝在迁都河内的时候将都城改为“升龙”了!

最近身体不适

不知从何时开始,或许从南京回来后吧,或许是遭受了最近将近半月的连绵的阴雨天气的缘故,身体明显感觉不适。

左肩背处明显的感觉有些胀痛不适,自己随手一按便有些生疼,脖子舒适转动幅度也深有影响,基本不能往右后方转。

甚是困恼,以为是办公室坐久老在电脑面前的缘故吧。元宵去表姐家聚餐,资深的OL便某天突然脖子很难受,拍片发现情况严重,过去造访之时,脖子上都围着气垫一样的按摩圈,貌似需要请假静养一些时候。这更加加剧了我对问题严重性的认识。

今儿下班后匆忙吃了晚饭,便波不及待的迈进附近的一个看似不错的理疗中心,上次去这里没事随便按摩了下感觉还不错,虽然价格小贵,但是确实折腾了下后舒畅多了。今儿是我自己找上门去,而且病症异常明显,更有针对性。

这事就和看病一样,你不看什么都没问题,你一看估计什么都有问题了。本来像我这种办公室宅男估计基本上处于亚健康状态,虽然自诩锻炼不间断,也异常积极主动活跃,但是那估计只增强人的体质与免疫力,但是其他的身体机能方面的作用估计也不大。

中医说:通则不痛,痛则不通。

那感情我经络不通的多事了,好多处都是砂状,按摩过去咯噔咯噔的感觉有个经络特别的突起或者淤塞么?即使察了油在背上,在左肩按摩还真是痛。估计是受了寒气抑或者左手因伤过儿商时期不怎么使用的缘故,导致经络不畅。肝火,脾虚,似乎说火气很大,异常容易上火,肾异常的寒,估计是经常喝冷饮的缘故吧。在理疗师的见一下,拔了下火罐,以前看到过拔过火罐后背上壮观的景象,今天也在自己身上实验一下哈。

不过理疗师的话还真不是吹的,火罐后左肩与肾左右处三个火罐颜色异常的黑,颗粒明显。肾也的确寒气,摸了下,别处火罐都是热的,肾处的火罐竟然是冰凉的。

要注意身体健康了:

1.多喝温水,少喝冷饮。

2.喝枸杞,菊花茶。

3.多吃韭菜,花生

4.多吃新鲜蔬菜

5.脚是人的第二心脏,多泡热水脚

6.早睡早起,至少比以前要早

7.左手还是需要使用的,不能荒废

8.春种,夏长,秋收,东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