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七杂八

 

我估计本篇可能应该很大程度上是我公历2009年的最后一篇废话了,因为我仍在考虑旅行时我要不要带电脑这么简单的问题,对的,就是这么简单的问题我也要纠结,可以想象在很多问题上我脑子很糨糊的状态了.

 

很遗憾的告诉自己,我的感冒貌似还没完全康复,偶尔咳嗽下,早上还是喜睡。叶兄终于在我的威逼利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正义凛然的说辞下,放弃在杭州学雅思,又成功被我骗到了上海。不过我自己又何尝不是那么懒那么容易受到影响呢。又那么久没有好好学习,对自己严格要求了呢?可是我竟然还是可以好不自责的进行说教。昨晚叶兄又来蹭睡了,不过半夜帮我盖被子了,甚是感激,我就生怕又被他戕害一次,我不是感冒就是发烧,估计旅行回来就半条命了。不过昨晚我开空调睡了,半夜在冷热之间我开关空调貌似高于五次….

 

话说昨晚我竟然梦到我在入境处,面前放着貌似入境类似的表格。看来我在心理上期待本次远游不是一般的焦急与渴望了,虽然貌似身体上还是没有做好准备,一直病恹恹的全然没有本人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本性。最近一直几乎没有好好工作,不是病态就是用来准备旅行上了。继买了本《柬埔寨》,《越南》后,昨天还又买了三本书《相约星期二.》,《在路上》,《一次旅行预见整个世界》。看来我真是极度缺乏旅行的人,一次小小的旅行我就完全表现市场了,不过也说明我还是处于比较容易满足和开心的低需求状态哈。

 

昨儿又回复旦了,风很大,很冷,走在路上刮的脸颊有点生疼。为了一顿BG(当然不是仅仅BG啦)我又屁颠屁颠回复旦了,我只想找个理由回学校看看,看看我还在乎的人,看看这个我无比珍惜的地方,认识我的和我认识的人已经越来越少,我要趁还有人邀请我接待我,我还没有被那种近乎于已经不再属于这里的感觉充斥的时候多回来贪婪的看看才成。车在正门口下车,沿着文图的路,在红绿灯口小等了会,从叶耀珍楼那个小侧门走进去,路过多厅,本超,本朝门前的大树,二号楼,三号楼,本部宿舍,本部宿舍后面的大马路,穿过光华楼前沿着草坪的路,走过本部食堂前,然后到东区门口。一切还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让人感觉舒适,即使是在一个无比清冷的冬日下午,校园中有些萧条。我没有也不想或许不敢一个人在校园中慢慢的再到处走走逛逛,匆匆一瞥或许也已经可以让我满足。回家的路上,我又去南区一条街逛了逛,去学友书店买了那三本书,然后去学人书店和老板又去嘻嘻哈哈大侃了几句,好久没看到他了,话说我也认识他五六年了。听他感概下书店一年比一年难做的苦水,听他唠叨下告诫我要记得充电,不断提升自我才行。虽然他也自认他是绝缘体充不了电,我和他笑侃着哪天我到他书店买教材累的书籍,估计可以猜到我想到充电了,别等我来和他抱怨我失业了就好。不过一个人的时候,我确实深感自己好久没有记得提升下自我,在抱怨闲适中荒废了几多时光,人就是这样犯贱。

 

话说我本来想别告诉老爸老妈我要出去溜达放松心情的计划的,无奈我每周打电话回家给她老人家请安的习惯都坚持了五六年了,不能晚节不保啊,要是两三个礼拜不给她打电话证明我还活着还活得还OK让她放心下,估计她会相对担心。上次为啥缘故家里断了电话线,她都竟然打市长热线了,宣扬了下如果电话不通,她那在外面的宝贝儿子要是打电话打不通会很急的的严重性,奇怪的是人家竟然还真的答应在24小时内就一层一层派人到小山村把线路搞定了。其实我只是觉得花销的范围大大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范围,估计以前他们一年也都没省下那点钱过,虽然钱是我自己赚的。很无奈工作了一年半了也没省下几个钱,更别说能支援表达多少孝心了,我反倒把将近一半的钱用来实践我的2009年结束之旅。因为我对这次旅行抱有很大期望,我能感觉到本次旅行对我的意义,我只想要有个让我相对长的远离我原来生活地方的旅行,让我能稍微有点变化,或许仅仅只是旅行期间而已,也足够。我是个懒人,很多东西都在犹犹豫豫左思右想中胎死腹中了,决定一次长途旅行对我这样的人来说确实不容易。所幸,我总有理由说服老妈,让她听着开心而且满是真诚的急迫的比我还赞同我的高开销旅行。谁让我几乎从来不让她生气呢,谁让我天生生就一副甜言蜜语的讨她喜欢的样子呢?是她自己生我养我惯我的,只是我也未曾让她失望。这个世界能让我如此的人不多,也不会多,我就自私贪婪些吧。

 

今天下班去屈臣氏买了点旅行的洗漱用品,本想回徐家汇继续买点东东的,周三就要出发了,我东西还没有买齐,还缺好几样东西,也没整理过东西。无奈我好久没去打公司组织的桌球活动了,听闻桌球老搭档Kevin同志竟然都给我打电话了,一个人在那无聊的练球,我那同情心一起,就冲动的过去打球了,所幸虽然晕乎乎的今天表现还不错,我还要了一碗半的馄饨,他们自己做的馄饨还真的挺好吃的,每次我几乎都要吃上一碗,边吃变打球,甚是忘乎所以。八点多些,搭档走了,我便想着地铁去徐家汇可以来得及继续填充购物清单,去宜家估计没时间了。无奈在地铁上破天皇接到一个篮球球友的电话,他刚好和两个朋友在我的大本营’金杆桌球’打球,让我方便过去一起玩。我想着人家第一次主动叫我打桌球,虽然每次篮球都是我主动叫人家的,还是比我年长这么多的长辈,人家好歹也是创业型人才,人家打完球还开车送我回家,人家还好两次要请我可以去他公司坐坐,好歹估计最近篮球停了,我估计有几个月会见不到人家,好歹现在都是“时间就像女人的乳沟,挤挤总会有的”时代了,我明天还可以有时间挤挤去购物,然后此种人家信息在一两秒内很快从我脑中闪过,迅速毫无争议的说服了我马上开口道:Ok,我在回来地铁上了,马上到! 所幸我今天球技发挥的还不错,比上半场还要棒,打的那个精准,那个神奇,完全超出了我应该有的表现水平,连我自己都情不自禁深深的陷入怀疑中,看来我还真是个遇强则强的选手,因为我也记得偶尔打球也有很操蛋的时候,让我恨不得不想再握球杆了。

 

话说我今天在地铁上遇到了个绝世美女。看来我昏昏沉沉的时候对美的欣赏度竟然没有降低,还是很稳健的在第一时间与茫茫人海中在她踏进车门站在我旁边的刹那,被我还没有被感冒褪去敏锐的眼神捕捉住了。我又在我继续装B看书的状态还是放下书好好欣赏美色之间纠结了。不过事实胜于雄辩,我在怎么装,发现美色当前我还是很难临危不乱,反正没看进啥。我便所以光明正大的看了美女几眼,贼溜溜的偷看真没骨气,就算我是青蛙,也有欣赏天鹅的权利吧,反正也不需要争取天鹅的同意的喽。那个侧脸真是完美到家了,我发现自己竟然很纯洁的没有YY,或许美到一定程度,我们就只是欣赏了,猥琐的YY让自己都觉得很卑鄙无耻吧,破坏了那种美感。在我带着真诚的欣赏眼光关注的时间里,我打量了下眼前的女人。可以豪不迟疑的说,她真的是我坐地铁这么多年,见到的最最漂亮美丽的女人。仅从外表来观看,她有着几乎完美的身材,是我喜欢的高挑型,不过高度略显偏高,但很是笔挺,一身简洁略显紧凑的深色装束更加凸显身材的娇美。她的侧脸更是精致,我很喜欢用精致形容我所喜欢或者欣赏的女人,有着一双动人的眼睛,大小合适,包含深色而不是暗淡无光,如果眼神失去了光彩或者流露出过多的世俗与贪婪抑或精明那将失色多少,很美丽动人的眼睛,睫毛挑过,往眉头高挑而去。鼻梁高挺,长的也挺有型,很美的鼻梁弧线。不得不说人家的小嘴长的也甚是欢欣鼓舞,唯有精致二字方能道出我的喜爱,脸颊也是切刀好处,不显消瘦亦更没有微胖的感觉。只是又是个相对冷艳的美人。或许估计在地铁上吧,几乎没看到她笑过。不过她的一颦一咋眼外加稍微动作的瞬间还是能感到这是个活生生的美女。她一直面对着车门镜子而立,我一直只看得到她的侧脸。一起在徐家汇下车,我匆忙的从她身边疾步而过,逃离了这个美色磁场圈,她边走在我身后,我奋不顾身逃离的时候便是为了不想看到她的正脸,不管结果如何都是我不愿意接受的,如果是个侧影美女,那我一路的好心情就被自我嘲讽与失望中消失殆尽了。可是如果真的是个绝世美女,我看了反倒久久不能忘怀或许还真能记住一会会,但是太美的东西其实不应该记得太牢,人很多时候的烦恼就是因为记忆力太好了。所以我宁可选择不去记住那美艳的脸庞而只是随路欣赏美色过后便在醒来后忘记的一干二净,即使重又见到,也亦是人生若只如初见般的美与美好。

P.S.此处纯属个人的YY情绪,看不下去抑或突然一夜之间发现本人是大色狼的群众们酌情阅读,因为那肯定是你知道的迟了,我从来没有不承认自己色字当头过。色而不淫便可。

话说今天有个叫Grace Xu的前辈又从Oracle走了,是她的Last Working Day.在工作了六年半后她终于还是选择了离开Oracle去往或许适合自己或者简言之对个人事业发展也好,待遇也好的地方吧。我不认识她,很遗憾。不过她应该是最初的那届Trainee吧。或许她的离开便是种风向标了,她已经做到了M2,Business Operations Manager了?看了下Peoplesearch,哇牛啊牛啊。。她竟然是直接汇报给GC老大Marcs马克斯同志的,看了下除了她其他所有的都是全国各条线的大大老板。有时候也会觉得这个培训项目的好坏。公司花钱花时间花资源招你进来,培训你,最后当你成长的时候,她却不愿意给与你足够的让你坚守在自己位置的东西,不是人不应该太物质,但是有时候太过于悬殊或者没有同比变化的情况还是很让人无奈的。所以我事后宽慰的觉得,有些人的离开其实也是很无奈的,并不是他们想离开或者真的是为了纯粹的所谓职业发展与薪酬等。然后快下班的时候以前的大老板又过来调侃我了,说你看到了吧,Grace走了哦,是中方向哦。你想一直留在Oracle还是咋的呀。然后我笨笨的迟疑了几秒就说,我目前暂时还是没有那么强烈的忠诚度要永远一直留在Oracle。这是我第一份工作,或许也只有在Oracle,我才和我之前大老板或者敢和现在老板这么直言不讳的说,我忠诚度还没那么够。然后他便告诉我,如果你想要重新回来的话,最好还是出去其他公司带几年,再回来Oracle肯定比一直待在Oracle公司强过了,也会发展的更好。也也是个很奇怪的逻辑,不过这是我刚工作没多久便知道的逻辑,虽然有些奇怪,但是他就是那么正当而无人能撼动的存在着。然后我又开始哭诉了,我现在出去谁要我啊,关键过了两年我还能回来不(当然我还没有考虑搞不好过了两年我便已经不想回来了呢),要是您现在大口一开,Michael,你现在出去混吧,混两年回来我收你了。那我铁定找个阿猫阿狗的公司出去混了。(当然我随便说说了,我哪能对自我要求这么低呢)….关于工作,关于生活,关于变化,关于不安定,关于安全感的缺失,我自我经常瞎琢磨,我时候我就觉得我工作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我各种YY思考中度过了…..

 

人有时候要学会原谅自己,学会和生活和解,学会勇敢的承认真实的自我

O Yeah,今天码字还挺多的!

2009.12.22 00:51 @ Room

 

 

December,2009

 

远行将至,大病未愈

凌乱的桌子一半铺着各种治疗感冒发烧咳嗽的药品,瓶罐盒细数下竟然有将近20个…果然吃药数量和康复速度没有正相关,

这个H1N1盛行的时候我也竟然不挑时间的来瞎凑合,还是在即将出行前,让我原本澎湃的热情和殷切的期待在晕沉沉中弱化了几分,也没有足够的精神和好奇去提前探索准备.

12.1-12.6,在杭州+富阳,遇到的都是精力充沛的夜猫子,喜欢夜色的主,平均每晚两点半睡觉。是我不该不自省,还枉以为自己年轻力壮,过于自信,竞也如此折腾了一周。

12.6 夜,参加婚宴,结束后鼓吹同学麻将.结果唯独我输……

12.7  夜回到上海,半夜冻醒,发现身体绝大部分区域暴露于被窝之外,稍有清凉之感,继续睡.

12.8  感冒发烧咳嗽鼻涕

12.9  坚持一天,看看身体复原力如何,再决定是否去医院,大量喝热水

12.10 咳嗽两天,放弃身体自我恢复,去医院,继续喝热水

12.10-12.12,在家昏睡三天,足不出户,喝水不止。饥肠辘辘却毫无胃口,进食一碗面,四个小寿司,一个烤番薯,七八个饺子。

12.13 徐婧家浙江老乡火锅会,为了防止我中途岛下了,我随身带着社保卡病历卡,原本想吃完火锅去打点滴,无奈火锅吃的很High,后来又是我起意打牌,后来又所幸吃了个晚饭回来

12.14 咳嗽依然不止,稍有头晕微热。继续医院,配回两大罐枇杷膏和两盒抗病毒口服液。

12.15-12.22,我希望Totally康复,让我Happy的玩!

12.23 Let’s Go

 

Decemer,2009.-January,2010  越南 + 柬埔寨

我终于决定第一次远行!

某半夜为了防止我以往对远行这种犹犹豫豫的情形致使出现出行泡汤这样的杯具,我决定置之死地而后生,选择先定了去程的票。

又过了几天,看着回程的票价没两天飙升了好几美元,我又狠狠心,先斩后奏,没请年假又定了回程的票,至此,我的越柬行便在

我的不断的截断后路当中搞定了。某夜又在当当网买了一本《越南》,《柬埔寨》,开始准备前行.当我颤颤巍巍担心老板会不会对我请个十几天年假有想法的时候,发现老板非常赞同我的这一远行计划。

这是我第一次相对长远的旅行,我备感珍惜与期待!!

希望远行能够对我的生活带来些变化,让我多出去走走看看能让我对生活有更多的思考。

09年对我来说很不容易,把许多事情搞砸,把生活弄的一团糟,世界有点破碎,需要自己去修补。

希望用旅行来结束我万恶的2009年吧,希望2010年我能够生活的更快乐些!

 

 

 

城市爬车

 

话说我拿到驾照已经一年半有余了,车技还是停留在心惊胆战的水平。往常总有师傅或者高手在身边在开开。

今天不得不自己一个人在这曾生活了五年的小城市弯弯曲曲的小道上剂在来来往往的货车,卡车,摩托车,自行车,行人中提心吊胆的握着方向盘。

还真是发现自己一个人开车会有些无助和极度的小紧张啊,路况基本一点不熟。不时左边右边的反光镜看看,边上有没有急速需要超我的车….

一不小心被车流挤到了春江大桥的单行道前,两条单行线交叉口我停着不知往何处去,逆向行驶这样的行为我是考虑也不考虑,往前走过了春江大桥估计我得往前走好段路才能找个机会折回来了,往右前方拐往杭州方向或许稍微近点车流也没有那么的密集……

然后在我拐歪的那会了,老天给我这个第一次实地驾驶者一封血淋淋的礼物,一辆小卡车撞了一辆摩托车,那摩托车摔出去好远,就看到卡车紧急刹车,等我近点的时候发现人被卡在了车轮下…傍晚边的车里心里还是凉嗖嗖的,突然想起来Oscar说过每次他看到车祸当天后面就基本不怎么开车了,运气比较衰,看来我比较背运,都已经想开回去了还路上看到如此一幕,貌似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交通事故,上回学车清晨第一次开去南汇的路上是看到事发不久后的保护现场…这次竟然现场直播,害我握着方向盘的手更加紧张了,沿着杭州方向开着开着,琢磨着这样开去估计也不是办法,便停在路边,又开始思考怎么在人行路口拐过去了,看看后视镜里一直是来来的车,心里发毛一直不敢转过去,幸好此时前面有辆别克停下打着左转的灯,我便跟在后面了,随着它一步步的往左边靠,车流开始被我们分流了,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近的大卡车,好是紧张,生怕人家想冲过去,两边的车流慢慢都减慢了,乘着一个空挡使劲打方向盘把车子扭过来,重新回到正轨的感觉真是好啊,感觉马路都宽敞多了,开着车,迎着落日的晚霞余晖,倍感舒适。不过一进中心城区,我又开的小心翼翼了,生怕车碰到紧挨着的摩托自行车什么的,尤其狭路相逢的时候真的只有被动靠边的份..一路小心翼翼总算到楼下,长舒一口气啊!

最近好久没来长吁短叹了,哪天整理整理好思绪再说,记流水账比较合我心意……..

不过那天翁兄的建议还是对的,我这日志基本就是我自己一个人看的,乌黑的一片码字,有时不分段落还基本错别次层出,而且水平一直停留在流水账的水平,抱怨个人情感的东西,对阅读者基本没有什么提升作用,不写思考性的内容,长篇大论的流水账,不考虑读者的阅读体验,我悉数全收,一定思考,如何提升写作水平,不把视野总是停留在个人的感情纠结儿女情长之上,摆脱狭隘的个人主义,把思考的范围视野放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