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怨几句

 

最近比较衰………

 Bad Three

 

1.前几日买的衣服鞋子,一直没怎么穿,近日发现衣服买的偏大了点,晃荡着感觉不舒服;鞋子买的偏小了点,剂进去才发现强扭的瓜不甜,稍微穿点时间脚便不舒服。懒得再去换,还得和人家嘀咕嘀咕才行。总结一下,头脑空白恍惚的冲动之下做出的行为是非理性的。今天老板还说了 重压之下,技术变形。看来我是无压之下,体验变形.当时试穿咋就不知道合身合脚否…看来我是不仅对衣物没审美能力,连体验感知能力也不行…..最近还是别买东西了..

 

2.上周发现身体中间偏右后方,痛,不时用母指按按测试下疼痛度,发现疼痛感非拇指用力过度所致. 检查下,发现一大块乌青,思考良久,追忆了好几天的事情,都没发现哪天在哪里被何种物体猛烈撞击过(只记得之前打球了,不过也没发现严重身体撞击事件),思考未果。后买了麝香壮骨膏,贴于其上。日复一贴,三日,停.

   今天发现身体中间偏左后方,偏上,即左背部,生疼,较之右后方,甚剧。貌似经络疼痛之感,一日在公司辗转于思虑疼痛缘由?打球撞的??昨日打篮球赛,我发挥了礼貌谦让的精神,压根基本没怎么上?撞的那么厉害,我应该有感觉啊..单肩包背久了??导致肩膀单边受重,经脉不畅….为啥今天才痛呢??晚上到家,脱衣查看之,勉强发现没有明显乌青块…我就郁闷了…我多么希望是乌青啊,那至少贴个膏药了事…没乌青,我就不知道咋办了…只能有空就自我按摩了..  我实在不喜欢没有缘由的情况..

 

3. 昨夜桌球,至深夜。到家楼下,发现钥匙找不到了…狂郁闷…不过我清晰的记得我那会把钥匙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拉开凳子上的一排衣服的一个拉链,塞了进去..决然不可能说没就没的..所以我谢绝了小石让我先上楼看看的建议. 独自一人原路返回,在有点小黑的路上漫步折回,一边细心的查看路况,每次认真看路的时候就从来没捡到过钱…到桌球馆溜达了一下,查看了下,未果。交待小姑娘捡到了记得留着,别当垃圾扔了,我近来肯定是这里的常客…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把钥匙放错了口袋,到小石和tom的衣服里,所以我不忘提醒他们检查下各自口袋,短信都没有给我乐观的回复. 我依然不死心,在回来的路上继续在路上搜索…进小区的时候还不忘告诉值夜班的叔叔,明天白天要是有好心人捡到钥匙交给他无比保留…然后我就在无比不理解的如何丢失的情况下回家了. 我想了想没有钥匙的后果貌似也没有非常之严重后,便打算把烦恼留给明天处理……可悲可喜的是,在我回家脱衣服的刹那,我发现钥匙在我的口袋里…百感交集之时,我不知道对自我该肯定认真寻找钥匙的执着还是责备自己失魂落魄的连放在自己口袋都不知…可是正式这件偏大的新衣,我穿了几次,都没发现Y 的还有那么隐秘的一个口袋……第一次发现好几个口袋的衣服的后果…打击了下我从小培养的喜欢衣服好多口袋的偏好…

 

Good Three

1.  显然是因为小石老爸的临时入住,暂时性的解决了长期的吃饭烦恼问题。不至于三餐愁,不知吃啥的境界.如此生活上饮食水平有量和质的提高。感受了下宁夏吃饭的一些习惯和风格,每日晚饭吃的饱饱的,还有早饭供应.有几个时刻我恍惚觉得自己变壮了点,说明好好饲养,我还是挺容易养的活,且养的质量还不错的.这样美好的时光预计将还有一个星期左右将要告罄,我预计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我会非常怀念如此的生活的。怀念小石爸爸做的美味的西部菜肴.还念美味的羊肉….

 

2.最近两周运动较多,l篮球,桌球,打牌相继上场,尤其桌球运动密度较大,虽然水平没有线性增长.不过预计接下来篮球得相对停一停,大冬天外加我这左疼右痛的身子骨,一上场忘记了疼痛就不好了,我可这辈子都不愿意在上演毕业前的杯具了…还是好生保重身体要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话还是挺有道理的,今天疼痛,连team啸哥请我喝咖啡去我都好不含糊的拒绝了.

 

3. 最近又想看书了,买了几本书,人物传记类,一本文人传记,一本政治家传记,一本革命者传记。看书还是个不错的习惯的,继续保持,不过哪天能改进下囫囵吞枣式看,多思考思考便更好了。

嘀咕完毕!

 

2009.11.23 21:14 

 

 

恍惚

 

恍惚,是今天我和室友聊到的一个词,发现我俩都是杯具餐具,还是成套的(不能免俗套用下眼下流行词汇以示还没到信息落伍之地)

今年或许一直好久来都有些恍惚的样子,在恍惚和清醒间认识自我,在消极积极乐观悲观绝望希望中徘徊向前,虽依然不知前路在何方

似乎一直连续四五天晚上都在桌球篮球间或交替着度过一个个夜晚直至深夜,或许只有运动的那些时刻才是我聚精会神,感知到本我渴望的

存在,虽然依然会有恍惚的时刻。

喜欢怀旧和生活的电视剧,比如《83射雕》,搬到这里,两个台周末从早放到我,我看的不亦乐乎。比如 《王贵和安娜》,我看了电视觉得进度慢,

看的有疏漏,又从网上下载下来,一个人爱好和生活习惯的变化或许是映照着内心世界。

 

即上次噩梦后,我又终于重新喜欢我的梦境世界,只有在我的梦里,才是我内心的世界,能逃避一些我无法逃避事情的港湾,能让我假想的片刻安宁.

如果能让我内心一直生活在梦里,永远不再醒来,让我的躯壳留存在着世界,残留着能满足爱我的人对我存在的希望,比如我妈,那我也觉得未尝不是

不能接受的事情。只是梦醒后留存的惆怅,我并不希望每日醒来会让我不是那么期盼新的一天的来临,我希望自己很兴奋的醒来迎接赐予我的每一天。

 

下午细雨冷风中和室友去逛了港汇和Foxcity,随便给自己添置了点衣物,有那么一刹那,我觉得我们都该对自己好一些,很多的事情或许事实上不是如此,

或许事实上也没有那么糟糕,或许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无助,更多的时候是我们自己给自己造成的压力与落寞才让自我感觉孤单无助失去方向与勇气.

生活不是应该那么的美好的么,不是应该即使吹着阴冷的风还是依然可以谈笑风生的么

昨天下午打完篮球去华理那里,高中同班同学聚会。看到大家甚是甚是亲切,虽然大家都在上海,好些个已经在一起在上海五六年了,有几个也到上海有一两年了,

但是一直没有好好的聚聚,昨夜相聚,内心有着满满的充实。他们还是他们,还是那样的谈吐,还是那样的深情,还是那样依然调皮的样子,酒足饭饱之时也不忘一起

抖抖高中时的那些个事情,好多的事情是那么的有趣,好多的是那么的细小竟然有人还依然记得,嬉笑嘲讽之余内心更多的是一份真情。

话说章帅哥上次露脸是高中毕业之时,那会是6年前了,6年了,本次他坐我边上,那是我甚是感觉差异最大的人,从前瘦瘦高高的,6年从瘦脸变成了小圆脸,胖嘟嘟的,被我“奚落”和“惋惜”了一番。

乖乖的裘美女一年的英伦留学路回来已然成为了虔诚的基督徒,谈吐中甚是看得出内心的平静和坦然,那是曾经内心激励后皈依与主的信仰后达到的心境么?她说主早已经原谅了我们的错误,我希望她说的是对的. 考高的失败的打击和感情的受挫或许让人成长许多.

我高中的篮球搭档,沈帅哥半夜给学妹的“猜猜我是谁”经典短信造就的带过来的美人让我们又对他嘲讽了一番。。玩猜猜我是谁哈,想当年他打球不是断手就是断脚,断完了手后断脚。每年必挂一下,伊还标榜,每年只挂一次,从不超额完成任务. Y的到今天还在讨论是不是是不是毕业前的时候还了倪同学脚断的问题,害的我背着个140多斤的从宿舍五楼到教室五楼好多天.

我的同桌,方教练,如今是健身教练的教练,虽然应该记得的有多久没打球了吧,还依然不忘高中的经典慢三步上篮,他总是能进球,因为他节奏太慢了,人家总配合不好他的节奏盖他的帽,我说不是他想节奏慢,压根就是Y跑不动,不过还好,现在体型还保持的不多,依然像高中那样的憨憨胖胖。还依然记得高中他提那么多的问题,班主任总告诉他,这些问题不是你该向的,到现在还依然抱怨班主任扼杀他的创造性哈,还记得他高中那会天天一个水杯,一天要喝几瓶水也不知道,我却是个连个水杯都没有的人,压根就几乎不喝水,除了吃饭和打球的时候会进水.他便整日给我宣扬多喝水的好处,只是时隔五六年,我还是依然没有养成多喝水的好习惯,虽然我承认他说的在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