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

 

555,时间还是走到了这一刻,还真的如预言般的555.

会有666,777,888,999么?

666的时候留在了哪?777的时候牵了谁手?

会有999的时候么?

 

昨晚听到了耗子声,半夜工地的机器声,人的噪杂声。

1点,2点,3点,4点,5点,6点,7点,8点,9点

总在梦和黑暗中来回穿梭,或许黑暗也是梦境

耗子声,机器声,人的说话声都只是另一个梦境

荒芜了厨房,积满了尘埃,

满眼都是嘲笑我的凌乱,不堪

 

快乐的堕落吧,快乐是短暂的麻痹,终有结束的一天,心不自由,心不堕落,会撕裂你的精神

痛苦的坚持吧,痛苦是短暂的忍受,终有结束的一天,心在那里,心不离去,会鼓励你的倔强

 

爱情是瞬间的么?爱情有保鲜期么?

爱的时候确实爱了,不爱的时候便也真当的是不爱了

 

坚持

只想让自己相信

爱情也是可以长久的

放弃

便是放弃了对爱情的信念

 

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

包括我自己

已经让我不再轻信爱情

 

我很自私

为了爱情

为了救赎

Salvation

 

 

快乐,守候

 

昨天参加了啥红双喜在NIKE公园举办的一个定向活动,都不知道有多久谬参加过什么体育比赛了。

谢谢Eric拉我去了,还在我家边上接我过去了,万分感谢。

果然体力大不如大学时代了,一个定向在万体馆那边就八个点,每到一个点就敲一下章,就气喘吁吁的跑了14分钟了。

从第二名降到第三名降到第四名,奖金也从500–300-100,最后就拿了100走人了。

我的时间价值从每分钟40元降到了不到10元,大大的贬值了,所以我觉得体育事业赚钱我的利润太低了,此道不适合我。

其实昨天更多的时候在和Oliva在聊天,伊被我缠着说了很多话,也万分感谢总是给我好的建议和鼓励前行的真诚。

还是有很多的话语和观点应我的想法的,也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与坚守,我会努力去做,坚持去做.

下午去听了个关于潜水的讲座,公司户外俱乐部组织的,听听也蛮有乐趣的。

我知道自己最近懒了很多,好多活动都不积极参与,聚餐也勉为其难的参加上半场,唱歌从不参加,篮球也好久没去打了。

消沉了些时日,不过我知道我要努力的快乐,努力的让自己真正的快乐起来。

只有自己真正的快乐,我才能让我爱的人也快乐,她看到我幸福快乐,她也就会开心快乐了。她快乐我也就快乐了

这是一个无比美好的正向循环加强逻辑hoho

爱我所爱,珍守幸福。

 

 

人生是偶然还是必然

 

毕业快一年了,昨晚用了下Fterm,以为自己的账号已经圆寂了,想重新注册让它复活,发现都忘记上次用是什么时候的账号竟然还活着,所以屁颠屁颠的试了几个常用密码,竟然进去了,灰常开心,有种失而复得的恣意。

 

随便瞎逛了下House版,因为开始考虑要搬家了,我那鸟地方不是吉祥地,想换个窝住住了,特意买了最新的地图,就像毕业那会找房子一样,我总要在地图上左看看右看看,圈出一个地才放心的开始去找。而且房子周围那块老房子都拆掉了,貌似开始在施工,每天早上咿咿呀呀的,在我从自然醒到重新入睡的那会儿硬是吵得我不得入眠,第一次的时候我起床,走到窗口,闭着眼睛对着窗外大喊: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了。然后到床边继续睡,感觉很是豪迈,不过发现已经不是学校了,对着噪声源喊喊嚷嚷也是无济于事的,此后我边平复心气的接受了这个现象,似乎也就在早上内心有些许不满,除此也没有再多大的怨言。

 

偶尔间看到了2007.11.23/24和三水女人在Fterm上的短消息,正是此女不经意间想到的邀请,在若干个月后彻底改变了我人生的走向,然后一直走到现在,或许走向将来。如果不曾回头,也不会发现人生的路走到现在,或者走到之后,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在不经意间的偶然,或者巧合,或者一念之差,从而慢慢演进到现在的模样。正如当时找工作那会,懒洋洋的想在周日早上睡个懒觉,懒的出门,便也不遇到,便也少了之后的故事,便是那片刻的犹豫后的OK,在若干日子后开始发挥偶然的力量。

 

人生的生老病死或许是必然,然而我总归觉得人生是有太多的偶尔因素串起来而形成我们每个人生活的必然。每件事的发生有很多的偶然条件,或许甚至极其细微到自己不曾注意到,如果不是因为后事的重要而去反思回顾。人生却也是必然的,很多事情的发生或许在很久以前的不断的偶然事件的积累中,慢慢形成了某种必然的存在性,因而当不同的偶然因素去催化必然的存在性,便引发了新的偶尔事件,从而不断加强了必然存在性。人的一生是不断的在偶然与必然间丰富自我的,而这种存在因为不断的丰富而创造出更多种激发必然存在的偶然不确定性。

 

 

 

一个梦的时间

 

我没有一天不做梦,不过我从来不知道一个梦会维持多久,当然梦可以很长,长到具体时间人物地点情节,但也可以很短很短,短到只是看到一个画面。

今早我大概知道了一个相对具体情节的梦大概会多长,或许也不是正确的感知。

早上自然醒,看了时间:5:12,做了一个好长的梦,哭醒了,看时间5:42. 醒来睡去和再醒来的半小时,我完成了一个相对细节的梦。

我梦到了在做审计的飞人,抱怨自己变成工地民工似东东,在德国留学的沈斌,还在杭州学校读研的汤伟,我梦到了我爸,我妈,我大舅妈,舅妈的儿子,我梦到了蛋糕,我还梦到了一个亭台楼阁的房子,我家现在住的房子和我奶奶住的老房子,我梦到了我在家里等他们给我来过生日。

我在我们家现在住的那地方,一直不停得等,看到了飞人来了,看到晓东来了,不过那是沈斌和汤伟还没来,然后我看到了在亭台的正中放着一张长桌,上面铺着白白的桌布,每个位置上放着衣服餐具,还看到了一个咖啡色的蛋糕在中间,我开始坐在那了,人慢慢的有几个了,可是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话,我梦里感觉自己有些要哭,因为我从来没有这么过过生日,不过我似乎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怕自己哭了…

不过开始亭台有些喧闹了,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吵,越来越喧闹,我开始有些心烦意乱,小孩的吵闹声越来越多,大舅妈和超超(她儿子,我表弟),好像在我周围了,我觉得想让他们早些离去,不要吵,我就让舅妈先在边上切蛋糕给超超吃。

不过这时人却开始慢慢的离去,变成只剩下我一个人,还有舅妈和超超在切蛋糕,和喧闹的背景,我看到飞人和晓东从窗外走过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大哭大闹,我把舅妈和超超赶走了,还有谁想要出现(忘记谁了,一小孩),我也对这他们哭,让他们走出这个房间,就只剩我一个人大哭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蜷缩在奶奶的老房子的楼梯地下大声哭着….

我还记得我在梦里给自己生日想许的三个愿望,

一个关于过去,一个关于现在,一个关于未来。

一个关于改变,一个关系珍惜,一个关于创造。

或许是因为那喧闹的背景让我没有许到愿望,

我一个人在那大声的哭泣,哭着哭着,

直到发现自己醒着还在被窝里哭泣..

 

 

 

人生如梦

 

中午去曙光医院的路上,走在阳光下,树影间,

忽然觉得毕业将近一年,仿佛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现在还依然在梦中,那种朦朦胧胧的梦一样的感觉好像还没有消散。

有时候觉得人生好不真实,每天的生活也好不真实,

没有感觉到自己正活在当下,

想要抓,抓不住……….

像一部失轨的列车,

驶出的太远,都不再记得

曾经属于自己的轨迹

失去了原来的自己

那颗热切跳动的心

似乎也死去了大半

 

八过,我是乐观的双鱼嘛,绝望和希望之间我还是会选择希望的啦,即使现实境况再不好,哀叹归哀叹,希望不灭,死灰也可复燃,何况心还只死一半呢

还可以用残留的一半热切跳动嘛,增加功率,增加负荷,也可以恢复水准哒,关键是何日恢复hoho。

做梦做梦真美好,有梦才开心!

 

 

 

疲倦之后

 

火车:周五下午吃完中饭,早早的开溜去南站,去杭州,两张票,杭州到嘉兴站票,嘉兴到杭州坐票,在嘉兴站出门换车厢,进车想到一刹那火车开动,原来动车中间的停

的真的如此之短。到杭州,正逢换班期间,路上半个多小时方才有司机愿意做生意。周六下午回杭州的火车,坐票,闭着眼睡到上海。去的时候精力旺盛,回的时候精疲力竭,去的时候充满期待,回的时候只想睡觉。

 

家人:年后一家四口第一次相聚,晚上住在宾馆,3V1 被批斗到半夜两三点。弄的我我真的里外不是人了。中饭后,姐姐留守杭州,爸妈去了诸暨,我回上海,从此不知下次相见再何时。

 

婚礼:很喧闹,一直有表演,只是中间的中年歌曲有点汗,不过晚宴上也尽都是中年人士居多。我有些茫然,心不在此

 

新郎:堂哥,算是至亲。平时几乎不怎么见,我也忘记几年没见了,虽然其实也就在杭州城,而杭州我也几乎年年去,有些关系,亲疏远近,慢慢的就沉淀了,我不是个特意而为的人,即使有些许无奈,或许也就是命运的安排。从小到30多了依然还是那么的帅气不减当年,只是一副牙齿不敢恭维,大抵因为小时候太贪吃糖果的缘故吧,可视为一大败笔。在堂表兄弟姐妹间第一个终于结婚了,办了酒宴,希望开个好头,都美满幸福。

 

新娘:嫂子,第一次见,之前只是耳闻过些八卦而已,平身第一次叫了声嫂子,只是以后大抵我叫的次数也并不会太多。女孩在穿婚纱的时候感觉确实不一样的,选一套PP的婚纱,要记住。

 

伴娘:如果有孩童记忆的话,或许她曾经出现过,没有老姐的说明,或许我也不会再知道。毕竟上一次见面,还是至少15年前了。时间创造了这一切。只是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记得孩童时候的事情一样,只能说我记性太好,生命中出现过的人何事大抵终归会在一个怎么样的场景里再次想起.看着别人从小孩变成人的变化总比自己亲身感受来的强烈。

 

睡觉:昨晚批斗到半夜两三点,今早五六点老妈和姐姐就醒了,在聊天,全然不顾我那么恋床想睡觉的呼声,要不是昨晚我已经真的非常想睡,老妈子估计还可以继续,精力咋就那么的旺盛呢,这次算是被整废了,到杭州站等动车的时候就想要不坐在地上得了,真的一点也站不动了,好想放弃继续前行,可是我知道一旦失去了最后一点支撑,我估计就直接睡着在车站了。动车上继续睡,努力挣扎坚持着上一号线,黄陂南路,走回家。床上又睡了三个小时,还是依然的头痛欲裂,好想继续睡,睡着,睡着,不用去管他什么时候醒来,或者醒不醒的过来。

 

电话:一个电话,25分钟。一到家就打了,虽然我真的好像睡,第一次聊,只是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是在现在这样的状态下第一次聊那么长,或许电话更好吧,我又有何资格和脸面去面对,唏嘘感慨又如何,毕竟我没有丝毫的底气。我又昏迷了,不知何去何从,好自私的自己,好陌生的我,或许连眼泪也不是真实的么,只是一种习惯性的情绪。

 

梦:在我那三个小时的梦中,梦到了我趴在现在的阳台上,下面是宽阔的道路,好几拨朋友不断从楼下走过,小学的,或许还有我现在的同事,让我去打牌,桌面游戏,外面一直一会下着很大的雨,一会就干了,我意兴阑珊的不想出门,趴在阳台上看着他们走去附近的一个地方,心里有些徜徉,或许过会也去?我回到房间,或者已经不是我现在的房间,只是一个空间,和我表弟玩,性质是类似于牌类的比大小,可是我们的道具竟然是我们的每个人好多的青梅,这周在新天地某家餐馆吃的爽口的青梅饮料里的青梅。只是我每次都输给他了,他的青梅都比我大….我也不知怎么就醒了,回到头痛欲裂的现实中,面对昏黑的房间,静静的,嘲笑的。

 

心情: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我的心情的变动周期和幅度在最近两个月达到了高幅高频的震动。似乎也是在这段时间,我看到了自己好多的劣根性,犹豫,懒惰,内心世界的不强大,敏感,情绪不稳定易受影响,耍小孩子脾气,依赖性。不知道这样的状况会维持多久。心情好的时候工作很有劲,努力去把工作做的更好,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什么都懒,懒的工作,懒的吃饭,懒的聚会,只想一个人待着,睡觉。

 

生病:毕业一年没到,我去的医院次数比以往很多年都要多,以前感觉自己身体倍儿棒,也一直吹嘘如此。无奈只是一副皮囊,却已满身病患。眼睛,鼻子,耳朵,喉咙,脑袋上长孔的地方都一起出下问题,加上动不动就折磨我下的溃疡,还有毕业前的手腕陈伤。中午在杭州打车,烈日下好久才打到,我就早就唉声叹气说自己不行了,累死了,不过确实也真的累倒了,老爸老妈竟然没有什么事情,依然步伐矫健,还说我现在怎么这么弱,走这么点路就这么累了。是否毕业一年自己真的身体已经大大下降了。或者他们是不能生病的,生不起病的,所以自然选择让他们身体必须得健健康康,而我慢慢的有些被环境培养的娇贵了,受点风吹雨打就病恹恹的样子。

 

作息:上周每天早上七点起床,八点左右到公司,每天几乎都是那一块办公区的第一个到,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起的如此之早,公司也不会因为你第一个到就奖励你,也不会因为你早上十点半到要罚你,在这里终归还是有蛮大的自由度。或许我为了证明什么吧,证明自己也可以早起早睡。

 

时间:每天到公司,路上买早餐,到公司边吃边上网看新闻。MSN,校内,ITPUB,融周刊,豆瓣,查看邮箱。3.9-5.9似乎这工作上这两个月空白了许多,拼命让自己努力记起点什么,好让自己觉得没有那么的荒废时间,自己还是学到了些东西,我也确实学到了些东西,而不是做了些什么事情,而我大抵喜欢通过做了什么具体的工作从而学会了点什么。不过兴许已经有了根本性的变化,这种迟到的变化该怪谁呢?该近期的心情么?不是,怪没人告诉我么?也不是,没人有义务去告诉你该怎么做,那该怪谁呢,只有我自己,或许我早已经曾注意到过,只是我让他一闪而过,我也早就想好了该怎么做,不过总是要按部就班,等一切状态让我觉得放心了,我才上前一步。而我所期待了许久的,或许在我内心挣扎的该如何去解决的问题。当我正真去做的时候,开口的时候,两个人的每人一句话就让我安定了,让我满意了。可是接下来怎么做,还是需要自己努力。很多事情都只有经历过才会慢慢去调整自己,思考的要慢,行动的要快。

下一次的时候,我会更好,更快,目标更明确,更直接,更坦诚。

 

头痛依然依旧,睡一觉或许会好多。

我需要的是休息,给自己能量。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