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下周一就要个工作了

 

       从学校离开已经一个月了,尽量不去想学校的事情,尽量不去看别人写的回忆,连毕业光盘也不想打开,只打开了一次匆匆掠过,不愿细想。

       每天几乎也没干啥事,有阵子新买了个小黑莓,就整天捣鼓着新手机,给他装了系系统又卸载了,重新又装,又换,买了还不到一个月,被我整的倒不小五次了。游戏应用关键也是装了卸,卸了装,冲着新鲜劲好好了解,不过毕竟时别人硬破解的水货,有些问题还是始终没解决,例如用自带浏览器上网等,现在倒也没心思再继续捣鼓了,一来自己的笔记本坏了,动不了,而来连台式机也出了点问题,彻底打消了我继续修理黑莓的工具。有段时间又隔三差五的跑去餐厅帮点小忙,也就那份热情,想来也很久没有去过了,估计是我那份盘查表真的错误满出吧哈哈,不放心我去了卡卡,也好,乐的我逍遥,不用再跑。有阵子小表弟来,尽陪着他玩,后来就累得在科技馆睡着了。这阵子又突然很想把房子先租下来了,不想北京回来再租了。屁颠屁颠的到人民广场那带去逛了好多次。算是再次尝到了找房子的艰辛。我我最高预算下的房子都去瞧过,算是把黄埔和卢湾区那些小房子都看了个边了,啥奇形怪状的房屋结构都用。小的不能再小的也看看,啥群租房也去好奇的瞅了瞅。老实说,小时候一直住在小山村,各个房子都造的大大的,过惯了回家看到宽阔视野的生活。要时真的蜷曲在这个繁华城市的某个拥挤小区的小房间呢,指不定哪天就心情郁闷了,每次我都会想起高中班主人的那个小理论,那时大家高二高三,都喜欢把厚厚的书啊,试卷啊堆在桌子上,他总是不准我们把东西堆的那么高,每次都说,眼前空间狭小,视野不开阔,人的思路就会受阻,心情就会郁闷,影响学习,想来还是有点道理的,表哥说很多上海人为何有点小家子器,即使有钱了还是摆脱不了小家子器,或者与他们之前住的房子都很小,拥挤再一起,寸土寸金的利用着又关系。有时候可恶的时竟然被放鸽子,很郁闷的在街头等个一两个小时。

       每次出门找房子,一个人走在街头,会有种很强烈的感慨,感觉自己是这个城市的弃婴,虽然矫情了点,不过确实有种身无所依的感觉。

       眼看匆匆岁月而过,我的过渡期也要终结了,下周,下周我就开始工作了。

       有时候会对未来充满憧憬,有时候会很乐观的觉得,未来什么都又可能,即使几率很小的事情也可在自己身上发生,你会去相信命运不会亏待你,一定会让你好好的幸福的生活下去。。。。。。。。

       有时候又会很叹息,知道并非如此,很多现实的东西,很多原本我不需要考虑的事情,或者原本我还未必如此急着考虑的事情,会让你迷茫,担心着,感觉心慢慢的悬在空中,你就看他沉下来的时候会落在哪里。

       每个人都有慢慢成长的时候,我知道有些东西或者失去了就一去不复返。比如感觉或者冲动,或者你原本觉得很自然的事情,我知道我也会如此,有一天。

当那天我站在淮海路某高楼下,拿起手机想打电话给楼上工作的同学时,在伸手的之后我却犹豫了。这一刻的迟疑或许代表着某类感情的终结了。或许两个月前或者半年前,我经过楼下,若想起的时候,或许会电话问下。而如今面对同样的人,仅仅是电话问下是否有空可以一起吃下饭,却有些迟疑,随后无奈的放下了。

  迟疑或许时因为会忙,没时间

  迟疑或许时因为已经不在学校

  迟疑或许是因为她是白领丽人了

   而不是学校女生了,

 迟疑或许时因为她有男朋友,

 迟疑或许因为我有女朋友,

  迟疑或许是因为我们不在是我们

   虽然我么还依然是我们

某天见面,大伙聊天,依然如故

    然而我在那科,明白

  我们前行,失去和收获并行

 

 

毕业半月谈-||-入社论-||-那些人

 

许久没有敲击键盘记下生活的流水账了,连班级毕业光盘要求每个寝室都能写点纪念的YC,我都没有在上面留下一丝一毫的笔触。

平时总喜欢胡乱的随性的写,即使是流水账也记得很开心,关键时刻却退却,不愿在最后伤感和珍惜的时节还要在记录未该回忆的

往事。或许我不愿特意的去写大学生活,或许某天我也会突然很想念他们,很想念曾经的兄弟姐妹,突然伤感的表现在文字之中。

今天要记录的确实毕业后入社之初碰到的那些人,那些事…..

一,证券从业人员。

    当我很客气的说他们是证券从业人员的时候,他们还很不好意思的说自己还远远不是。

    这是我离开学校第一天,第一个晚上见到的一批人。大都是我表哥的同事和朋友吧,晚上去一个朋友家吃饭,很典型的川菜风格,烧菜的是个比我还小两三岁的小伙子,长的很机灵,很帅气的样子。还有几个都是在中国股市好的时候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是,他们不同于一般的业务员,听他们谈股市的一些事情…..当然听的最多的是表哥和他的客户谈论股市的事情,虽然很多观点我也未必认同。

 

二,软件技术创业者

     他是从德国留学回来的博士,自发研制了一种技术,可以解决现在软件里面的一些重要的问题。长的瘦瘦的很精干,言谈很是自信。第一次在Pasti餐厅遇到他的时候,就觉得某天此君必定也是生意场的成功者吧。现在貌似一边已经打算进驻苏州的园区了,一边已经开始拓展业务了。正如每个创业者会遇到的困难一样,虽然他的技术很先进,很有实用性,尤其对于金融行业等存在海量存储和数据处理的地方,但是涉及到数据存储和处理方面的改进,这些地方也往往对数据的安全性很谨慎,如今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实施一个在业内知名的公司案例,就有更多说服的筹码,可以让犹豫的企业能够使用。听说我以后进Oracle ,他更是把我当业内人士,很耐心的和我讲解他的技术,这个技术能够产生的作用,以及作用原理,还谈到IBM DB2,微软SQL,甲骨文Oracle等数据库处理的一些原理,碰到问题是数据库的自动处理方式等等,而我对这些连只略知皮毛都算不上,听得他讲解,也知道了许多,确实比看的几本书还受用。也期待以后能看到他的成功,他的技术能够运用普及。

 

三,意大利餐厅老板

     她十一年前从清华工程方面知道专业毕业,当初都成功留在中国外交部了(不过那时还不叫外交部,还叫贸促会),只是貌似刚开始工资只有1500RMB样子,不是很满意(十年前这个工资应该也算蛮高了吧),最后去了一家外国的搞游戏设计的公司,不过也没有呆的很久,在公司上市之前退出了公司,再等几年她就过了期盼出国的年龄了。因为在很早阶段就加入了,她怀揣着公司给她的100万去异国园她的出国梦了,花光了所有钱,还有6000英镑就回国了,把4000英镑给父母,在家休息了时日,就告诉父母她要来上海了。她说她说要在上海开餐厅,然后她老爸很平静的说那你去定个五年十年计划吧…..从此她就一直呆在上海了。。。。

     很多年前,或许五六年吧,她就有了这家餐厅了,生意起起伏伏,她也开过另一家餐厅,也经受过开业连续半年亏损的情况……

     言及感情,她似乎已经对所谓的爱情不抱什么希望。(未完待续)